Tag Archives: Mr_Marc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二)

12月3日(星期二) 晴朗寒冷的早晨。坐下吃早餐时,收到帕宁伯爵夫人的条子(1/2 开纸,2页,语气非常友善),说如此强冷天气,上午她就不冒险出门了,待天气允许第一时间来访。仆人立等,我写了1又2/3页的回复,感谢了我亲爱的伯爵夫人。我已料定她不会这么早(像她昨晚说的上午9-11点间)冒险出门,天气如此之冷。10:35仆人送了小条回去,然后我写了上述日记。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6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六)

11月7日(星期四) 早晨小雪,八点三刻,桌面温度华氏60.5度。 上午出门购物,并为今天的活动去找了发型师。 12:30左右回家。等Marc先生1点来,等拉齐维尔亲王妃2点来。试穿了她的希腊大氅,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点事,收到她消息:抱歉,今天身体太不舒服,不能离室。直到现在,2:30,也没有Marc先生踪影。给Gross留了条子并吩咐,如果下午我们外出时他来的话交给他(Marc先生)。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十一)

10月23日星期三 今晚A-的大姨妈来了。 上午在家抄介绍信。昨天已经抄了哈德逊先生给A. Marc律所的,今天抄了哈德逊先生余下的两封,以及德·费舍尔先生的三封。 安静的早餐,收到Marc先生的便签,他将“有幸拜访”,“上午就来”。 大赞哈德逊先生和德·费舍尔先生的介绍信(赞扬用了整句法语)。然后Marc先生来了,停留超过一小时,到1:45。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