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Mr_Marc

1839莫斯科之冬(七十七)

12月28日(星期六) 今天上午处理了一批商务信函,安排收款付款事宜。(此处略去500字) 去见了Marc先生,换钱,并请他推荐新住处。Marc先生下午回访,推荐了两处,但因别处的性价比Howard这里还不如,最后老李决定,还是不搬了,在这里再忍一些日子,希望时间不会太长了。Marc帮她换好了200英镑的钱。(此处略去1000字)。 5:55至6:35晚餐,然后走了一小会儿。A-过来在我身边读书,我睡着了。喝茶,然后坐着和她聊,直到9:45。 晚上10:30左右收到乌鲁索夫亲王妃的字条,请我们明早9点参加军官团的弥撒。在上床睡觉前我感觉病了。叫仆人11点送了回复字条去,非常礼貌地婉拒了邀请。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七十一)

12月22日(星期日) 早上9:15,我卧室桌面温度华氏55°。到(教堂)的时候Camidge刚讲完《感恩颂》,他今天讲《罗马书》第14章,40分钟。 回来后发现阿普拉克辛夫人留的非常客气的邀请函,请我们今晚参加一个小型音乐聚会(soirée musicale)。回复道:非常荣幸接受邀请 (叫 Andrè送去),我把便条对折叠,写了“至阿普拉克辛夫人,李斯特女士谨”,因为这儿都兴这样,在不封蜡的便条底部这么写。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1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九)

12月20日(星期五) X 昨晚想着 π-高潮了。 10:30到11:25早餐,和昨天一样冷。抄好了给帕克先生的信,写了给Marc先生的便条,12:45叫André送去。感谢了他的便条,抱歉他来访时我不在家,欢迎他来访,除了今晚之外我随时都在家,问了他在敖德萨的代理的地址。花了一整天把我给帕克先生和布斯的信抄到商业信函簿中,以及与A谈,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七)

12月18日(星期三) 10点早餐,11 点出门,会合帕宁伯爵夫人,一起去老帕宁伯爵夫人家(在老帕宁伯爵夫人的私人小教堂里听合唱,略),吃点心,面包和黄油、鱼子酱、奶酪、香肠,还有切成小片的盐腌三文鱼,12:50回家。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4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二)

12月3日(星期二) 晴朗寒冷的早晨。坐下吃早餐时,收到帕宁伯爵夫人的条子(1/2 开纸,2页,语气非常友善),说如此强冷天气,上午她就不冒险出门了,待天气允许第一时间来访。仆人立等,我写了1又2/3页的回复,感谢了我亲爱的伯爵夫人。我已料定她不会这么早(像她昨晚说的上午9-11点间)冒险出门,天气如此之冷。10:35仆人送了小条回去,然后我写了上述日记。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6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六)

11月7日(星期四) 早晨小雪,八点三刻,桌面温度华氏60.5度。 上午出门购物,并为今天的活动去找了发型师。 12:30左右回家。等Marc先生1点来,等拉齐维尔亲王妃2点来。试穿了她的希腊大氅,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点事,收到她消息:抱歉,今天身体太不舒服,不能离室。直到现在,2:30,也没有Marc先生踪影。给Gross留了条子并吩咐,如果下午我们外出时他来的话交给他(Marc先生)。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六)

1839莫斯科之冬(十一)

10月23日星期三 今晚A-的大姨妈来了。 上午在家抄介绍信。昨天已经抄了哈德逊先生给A. Marc律所的,今天抄了哈德逊先生余下的两封,以及德·费舍尔先生的三封。 安静的早餐,收到Marc先生的便签,他将“有幸拜访”,“上午就来”。 大赞哈德逊先生和德·费舍尔先生的介绍信(赞扬用了整句法语)。然后Marc先生来了,停留超过一小时,到1:45。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