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Esholt_Hall

1824埃绍特庄园 · 四 ·尾声

5月29日  星期六 9:00 – 12:00 6点醒,但好像没有休息过来的感觉。睡了个回笼觉,9点差10分再醒来,从昏沉沉的睡眠中起身,人无精打采,倦怠,发烧,身体不舒服。没去查看热刺,只把燕麦和水留在马槽里,站着和杰克曼说了一会话。9:35进屋,10:30下楼早餐。没胃口吃饭,可能我看起来也状态不佳

Posted in 译文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1824埃绍特庄园 · 三

5月28日  星期五 6:00 – 11:50 6:55到 8:45和麦小姐在一起。 “擦洗,穿戴了一半,就是在干净内衣外穿上大衣,戴上帽子,就去找麦小姐。我半躺着,用左肘支起身子,在她身边俯看她。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人在这么早的清晨象她这样令人愉悦,她的一切都整洁、美好、怡人。我和她轻柔和善地聊着,希望她今天出行顺利

Posted in 译文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1824埃绍特庄园 · 二

5月27日,星期四 6:15 – 2:10 “我穿上衬裤,法兰绒背心,黑色棉纱衬裙收腰大衣,戴上河狸帽,去了楼下的厕所”。 6 :45 去找麦小姐,靠在她的床沿,呆到 8:15。“我很快发现自己没做错。我的态度充满善意和热情,却又带着一种高度尊敬必然产生的温柔和距离”。回到我房间时,刚好Henrietta Crompton小姐来了,于是就去了她房间

Posted in 译文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1824埃绍特庄园 · 一

星期三 5月26日 8:10 – 2:10 给热刺喂了燕麦和水,8:55回房间(昨晚睡得太晚,所以今天起这么晚)。9:50下楼吃早餐。和工人们呆了一小会,11点前送姑姑上马车离开。然后11:30开始读信,Maclean小姐(从哈罗盖特!!!)的*和Henriette Crompton小姐(埃绍特)的信,后者邀我去那里去见见Maclean小姐。她父亲和妹妹昨天下午 3 点左右到的。我应该昨天收到 Crompton小姐这封信啊。给我的惊喜太大了

Posted in 译文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