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阿普拉克辛女士

1839莫斯科之冬(四十一)

11月22日(星期五) 今日晴,9:15早餐,在里希特先生9:55到之前已经吃完。 (里希特先生没带植物学相关材料,就只练了练俄语口语,问起他推荐的跟班的下文。老李说那小伙子面试失败,并付了他昨天送的词典的钱。老李点名要一本Demidoff的《俄罗斯南部之旅》,他明天会带来。看来他想推掉教植物学这事。两人互相客气恭维一番,老李说你来这么多次,不能白辛苦啊,要是去伦敦我得好好待你。里希特说好啊!老李说,可我不住伦敦,下次你来我这,我一定想别的法子补上这人情。)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八)

11月9日(星期六) 晴朗的早晨,中午12:10,华氏61.25°。 绘画老师和里希特先生9:30到了,前者带了四幅画,一幅皇帝肖像和一幅女性人物肖像,都是1/2长度小型画框尺寸,另一幅水果,一幅花卉。收费10卢布一课,画风完全不是我们想要的,我礼貌地解释了这一点,让他走了。我也放弃了在这找绘画老师的想法。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 | 3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六)

11月7日(星期四) 早晨小雪,八点三刻,桌面温度华氏60.5度。 上午出门购物,并为今天的活动去找了发型师。 12:30左右回家。等Marc先生1点来,等拉齐维尔亲王妃2点来。试穿了她的希腊大氅,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点事,收到她消息:抱歉,今天身体太不舒服,不能离室。直到现在,2:30,也没有Marc先生踪影。给Gross留了条子并吩咐,如果下午我们外出时他来的话交给他(Marc先生)。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