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里希特先生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八)

11月19日(星期二) 安的大姨妈今晚来了。 里希特先生来上植物学课,9:30到11:30。略。 可怜的安又以泪洗面,她无法理解自己到底怎么了,实际上她既无法自己去了解也无法让我了解她的想法。我和她一起去了解任何东西都太荒谬了。噢,如果我可以独处多一点,我们俩都会从中受益。太可怕了,我不能放下她去随意行事,我不能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我甚至不能放下她,自己去买一本书或一块布料。这是无法持续的。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四)

11月15日(星期五) X 昨晚和前晚一样,下了一场小雪。昨晚想着亲王妃自X高潮了。现在上午9点,桌面温度华氏 63° 我们还没吃完早餐,里希特先生就到了。他回答了一些植物学问题(略),并表示通过朋友咨询Copp家的北方酒店靠码头那边的房间价格,这家酒店就在总督府前面。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一)

11月12日(星期二) 里希特先生9:45到11:30,12:15吃完早餐(早间温度播报略)。 今天第一堂植物学课(略)。 费舍尔夫人现在好多了,但曾一度非常心智失常。当然,他说,她很特殊。是的,我说,但事实上我从来没想过她精神错乱。 八卦亚历山大·费舍尔的薪资情况和福利分房,略。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九&三十)

11月11日(星期一) 9:50早餐,然后叫Howard太太来,付了她上个月的费用。经多次友好协商,她把生活费减5卢布,从每天25降到20卢布。并同意让我们多用一间房,即相连的那间卧室。她会改善房间供暖,给我们安装一些灯,同时把房租减100,也就是从每月800降到700卢布。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八)

11月9日(星期六) 晴朗的早晨,中午12:10,华氏61.25°。 绘画老师和里希特先生9:30到了,前者带了四幅画,一幅皇帝肖像和一幅女性人物肖像,都是1/2长度小型画框尺寸,另一幅水果,一幅花卉。收费10卢布一课,画风完全不是我们想要的,我礼貌地解释了这一点,让他走了。我也放弃了在这找绘画老师的想法。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 | 3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七)

11月8日(星期五) 晴朗的早晨。9:25至 10:03里希特先生的(俄语)课,主要是对话。他提到了绘画老师,明天上午带来见。 古多维奇伯爵是贵族领袖(Maréchal de la noblesse),他是被选上这个高位的,估计再升一步就是总督。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四)

11月5日(星期二) 晴朗的早晨,昨晚又下了一点雪? 里希特先生来上课,9:03到 10:50,周六开始跟他学植物学。11:05早餐。 11:20费教授来访,停留将近1小时55分钟,相谈甚欢。说起阿尔伯特王子和我英国女王的婚事,又说起1812年战争趣事, 说放的看风景的气球其实是发射的康格里夫火箭,这么说俄罗斯人放火烧城了?又说起他曾参加时任第一执政的拿破仑的招待会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

11月1日(星期五) 上午9:30里希特先生来了,开始教第一堂俄语课,略。 (顺便八卦)费教授的波兰女婿是大学的化学教授,费教授的退休金每年1500,皇帝真慷慨。约好里希特先生每周二和五早上9点来。 毛皮商人已经等了一个小时,我和Howard太太谈完,给安买了一张狐狸皮,开价225,一番还价,直降到我的价格210。另外还买了领圈,挺好的鼬鼠皮,两个领圈要用4张皮,总计70或80。都买好了,明天会有人上门来做衬里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十二)

10月24日星期四 早上读关于西伯利亚,做笔记,到大约11:30,然后德·费舍尔·瓦尔德海姆(de Fischer de Waldheim)先生来访, 聊到 12:40。他问我是不是和马丁·李斯特医生(Martin Lister)有亲戚关系,我说是,我们来自同一家族。他和我泛泛而谈,毫无重点。显然,他是被敬而远之地放冷板凳了,即将被年轻人取代。他邀请我们星期天下午三点吃饭,我应允前往。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十一)

10月23日星期三 今晚A-的大姨妈来了。 上午在家抄介绍信。昨天已经抄了哈德逊先生给A. Marc律所的,今天抄了哈德逊先生余下的两封,以及德·费舍尔先生的三封。 安静的早餐,收到Marc先生的便签,他将“有幸拜访”,“上午就来”。 大赞哈德逊先生和德·费舍尔先生的介绍信(赞扬用了整句法语)。然后Marc先生来了,停留超过一小时,到1:45。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