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贺拉斯《颂歌集》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七)

11月18日(星期一) 早上收到费教授的包裹,附很客气的便签,有贺拉斯《颂歌集》第二卷第14首《Ad Postumum》的印刷本,第二卷第10首《Rectius vives, Licine》的手抄本(他自己抄的),两支德语诗谱曲。另有四颗小矿石标本,一张达盖尔银版照片。他真是特别聪明,博学、和蔼可亲、保持着童真,他的这些礼物让我非常开心,它们将是我在莫斯科期间最愉快的回忆:教授的才华,美,拉齐维尔亲王妃的优雅……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十五)

10月27日(星期日) 早上读书,11:30到教堂做礼拜。 1:05回到家,做头发,这次的发型师不是上次那位,而是他弟弟。他用一刻钟就做好了我头发,比他哥哥梳得好?A-说是的!正在穿袜,Thal 先生和太太来访,坐了大概半小时。Thal太太是位年轻漂亮的小个子女人。 3点差10分到达费舍尔先生家。费舍尔先生把我介绍给他的妻子,她吻了我的两边脸颊,对A-也同样。然后我把A-介绍给他们。费舍尔的三个成年女儿陆续出来,还有三四位先生们。费舍尔先生展示了他的退休纪念品:镀银花瓶,又对我们展示了他的昆虫和化石标本,尤其是鹦鹉螺贝伦石和菊石,4点左右入席吃饭。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