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费教授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七)

11月18日(星期一) 早上收到费教授的包裹,附很客气的便签,有贺拉斯《颂歌集》第二卷第14首《Ad Postumum》的印刷本,第二卷第10首《Rectius vives, Licine》的手抄本(他自己抄的),两支德语诗谱曲。另有四颗小矿石标本,一张达盖尔银版照片。他真是特别聪明,博学、和蔼可亲、保持着童真,他的这些礼物让我非常开心,它们将是我在莫斯科期间最愉快的回忆:教授的才华,美,拉齐维尔亲王妃的优雅……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二)

11月13日(星期三) 早间气温播报,上午读俄语语法直到费教授来,他大约12:15来的,停留到1:10。 费教授给了五个小矿石标本,两颗蜜蜡石,一颗锆英石,一颗透视石和一颗石榴石。 (每颗标本说明,略。) 费教授在他送的四本小册子上都写了AL的名字,并表示会找一本他的大部头《莫斯科化石地质学》还有他的作曲集送给AL,都是他自费印刷赠送亲朋的。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3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四)

11月5日(星期二) 晴朗的早晨,昨晚又下了一点雪? 里希特先生来上课,9:03到 10:50,周六开始跟他学植物学。11:05早餐。 11:20费教授来访,停留将近1小时55分钟,相谈甚欢。说起阿尔伯特王子和我英国女王的婚事,又说起1812年战争趣事, 说放的看风景的气球其实是发射的康格里夫火箭,这么说俄罗斯人放火烧城了?又说起他曾参加时任第一执政的拿破仑的招待会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十九)

10月31日(星期四) 晴朗,窗上结了霜花。上午9:10,华氏61.75°。补了昨天日记的最后11行,开始读Kupffer的《乌拉尔之旅》,读了头18页并做笔记。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十五)

10月27日(星期日) 早上读书,11:30到教堂做礼拜。 1:05回到家,做头发,这次的发型师不是上次那位,而是他弟弟。他用一刻钟就做好了我头发,比他哥哥梳得好?A-说是的!正在穿袜,Thal 先生和太太来访,坐了大概半小时。Thal太太是位年轻漂亮的小个子女人。 3点差10分到达费舍尔先生家。费舍尔先生把我介绍给他的妻子,她吻了我的两边脸颊,对A-也同样。然后我把A-介绍给他们。费舍尔的三个成年女儿陆续出来,还有三四位先生们。费舍尔先生展示了他的退休纪念品:镀银花瓶,又对我们展示了他的昆虫和化石标本,尤其是鹦鹉螺贝伦石和菊石,4点左右入席吃饭。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十二)

10月24日星期四 早上读关于西伯利亚,做笔记,到大约11:30,然后德·费舍尔·瓦尔德海姆(de Fischer de Waldheim)先生来访, 聊到 12:40。他问我是不是和马丁·李斯特医生(Martin Lister)有亲戚关系,我说是,我们来自同一家族。他和我泛泛而谈,毫无重点。显然,他是被敬而远之地放冷板凳了,即将被年轻人取代。他邀请我们星期天下午三点吃饭,我应允前往。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十一)

10月23日星期三 今晚A-的大姨妈来了。 上午在家抄介绍信。昨天已经抄了哈德逊先生给A. Marc律所的,今天抄了哈德逊先生余下的两封,以及德·费舍尔先生的三封。 安静的早餐,收到Marc先生的便签,他将“有幸拜访”,“上午就来”。 大赞哈德逊先生和德·费舍尔先生的介绍信(赞扬用了整句法语)。然后Marc先生来了,停留超过一小时,到1:45。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