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费太太

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五)

12月16日(星期一) Leopold派他太太来领薪,他目前还伤病在身,无法行动。给了她150卢布,即5卢布一天共30天,从11月11日到本月10日,包括头尾。 10:45早餐,然后出门,一小时在林荫大道走了3圈,1:20回家。和Ann聊,查看了她的法语、德语和俄语的新词汇量,到2:15。然后更衣,刚穿戴完毕,费舍尔太太到了,从大约2:35呆到3:30,非常礼貌。然后我磨磨蹭蹭就到了3:55,天色太暗,什么都干不成了,直到(5到10分钟后)点上了蜡烛,和安一起在室内走步,说话,和她一起学了一点俄语词汇,直到现在,5:35。 她情绪低落,写了我帮她起草的给亚当先生的信。她担忧我们做错了,花钱太多,诸如此类等等。我还没想好是不是不让她参与各种事务和做决定了,我必须尽量把事管好,一切自己决定,自己下单,不咨询她,在可能避免的情况下 6点晚餐,8:45喝茶。晚饭后走步了一会儿,和Ann学了一会儿俄语词汇,其余时间都在读《高加索》第1卷,直到12:45,已读到334页,非常有趣。今日晴朗,我们下午1:20从林荫道走路回来时,是列氏-10º。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三)

12月4日(星期三) 早晨晴,有霜。9:20,我卧室桌面华氏60°。三刻钟后早餐,列氏-18°或-19°,温度计看不大清。早餐后学了一会儿俄语语法,然后和Howard太太谈到12:05,关于乌鲁索夫亲王妃生日穿什么衣服,马车安排等。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7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一&二十二)

11月3日星期日 昨晚雪大吗?屋顶的雪又多了一些,华氏 62.5°。先学习俄语语法,然后早餐。 11 点差3分到达教堂,Camidge先生讲道,讲得就还好。我们回家穿上斗篷,去林荫大道散步。12:57到1:14,A-和我一起走了4圈,然后我自己又用6 分钟走了一圈,然后沿另一条林荫大道走到克里姆林宫,2点回家。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4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十九)

10月31日(星期四) 晴朗,窗上结了霜花。上午9:10,华氏61.75°。补了昨天日记的最后11行,开始读Kupffer的《乌拉尔之旅》,读了头18页并做笔记。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十九)

1839莫斯科之冬(十五)

10月27日(星期日) 早上读书,11:30到教堂做礼拜。 1:05回到家,做头发,这次的发型师不是上次那位,而是他弟弟。他用一刻钟就做好了我头发,比他哥哥梳得好?A-说是的!正在穿袜,Thal 先生和太太来访,坐了大概半小时。Thal太太是位年轻漂亮的小个子女人。 3点差10分到达费舍尔先生家。费舍尔先生把我介绍给他的妻子,她吻了我的两边脸颊,对A-也同样。然后我把A-介绍给他们。费舍尔的三个成年女儿陆续出来,还有三四位先生们。费舍尔先生展示了他的退休纪念品:镀银花瓶,又对我们展示了他的昆虫和化石标本,尤其是鹦鹉螺贝伦石和菊石,4点左右入席吃饭。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