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皮草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

11月1日(星期五) 上午9:30里希特先生来了,开始教第一堂俄语课,略。 (顺便八卦)费教授的波兰女婿是大学的化学教授,费教授的退休金每年1500,皇帝真慷慨。约好里希特先生每周二和五早上9点来。 毛皮商人已经等了一个小时,我和Howard太太谈完,给安买了一张狐狸皮,开价225,一番还价,直降到我的价格210。另外还买了领圈,挺好的鼬鼠皮,两个领圈要用4张皮,总计70或80。都买好了,明天会有人上门来做衬里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十九)

10月31日(星期四) 晴朗,窗上结了霜花。上午9:10,华氏61.75°。补了昨天日记的最后11行,开始读Kupffer的《乌拉尔之旅》,读了头18页并做笔记。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十九)

1839莫斯科之冬(十八)

10月30日(星期三) 早上读了一点莫瑞,大约9:30之后见毛皮商,然后和Howard太太聊到11点。 然后本想去拜访费舍尔太太的,但11点半我们这的神职人员Camidge先生来了,坐到1点半。Camidge先生是位体面的好人。我谈起Howard太太和房租,他说听说了我要找Howard太太谈,我跳过这个话题,提到孤儿院还有Marc先生说的那些,我说我们和Howard太太相处越多越喜欢她,实际上也没想要离开她,只想知道我们是不是付了高价。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十八)

1839莫斯科之冬(十七)

10月29日星期二 今早地面有2~3 英寸深的雪。上午 8 点 40 分,华氏 61.25º,不知道户外温度。读了一点莫瑞的土耳其和叙利亚篇。然后和Leopold结了直到今天的杂费,工资以后慢慢结。问Gross能不能站马车后面,他说,可以!他不介意,但他语言不灵,我说那都无所谓了。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十七)

1839莫斯科之冬(十一)

10月23日星期三 今晚A-的大姨妈来了。 上午在家抄介绍信。昨天已经抄了哈德逊先生给A. Marc律所的,今天抄了哈德逊先生余下的两封,以及德·费舍尔先生的三封。 安静的早餐,收到Marc先生的便签,他将“有幸拜访”,“上午就来”。 大赞哈德逊先生和德·费舍尔先生的介绍信(赞扬用了整句法语)。然后Marc先生来了,停留超过一小时,到1:45。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