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玛丽安娜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九)

11月20日(星期三) 今晨有霜,桌面华氏59.75°。10:30到11:30早餐。 和Howard太太谈了谈,然后有个里希特先生推荐的人来应聘跟班。长得挺精神一小伙子,可一个字法语或英语都不会,他说会德语和意大利语,立刻叫他走人了。 12:30左右出门,走到1:18,走了5个圈,回来时很热(身上湿透了)。换衣服,查看德国地图,今天早上的想法是,折回圣彼得堡,经由塔尔图去柏林,穿过德国到巴黎,然后回家。这次回去主要是好好调整安排仆人,然后再继续俄罗斯之旅。想带上约瑟夫·布斯,并继续留用俄罗斯女孩。写日记写到3:30。 我外出时Camidge先生来访过,他说会再来。然后给玛丽安娜这傻瓜写信。更衣,6点晚餐。 安和我在房间里走了1小时15分钟,然后喝茶。搬离客厅,今晚是自从亲王妃搬走后,第一次搬进安的卧室隔壁的房间睡。 今日晴朗,深夜12:30,在新卧室的桌面温度为华氏68.5°。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5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六)

11月17日(星期天) 早上安情况很糟,无法去教堂,因此我也留在家里。 她又陷入低落。求主垂怜,我开解她,但一切显然都是徒劳。 安收到一封她姐姐的信,上面注明是上个月5号汉堡转来。一切均好。可怜的安,她不适合太多冒险旅行。尽管我对她说过,久静不动也未必对她合适。当新奇感消失时,人也就没了激情。你必须认真想想。我几乎已经不知道怎么做才好了。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八)

10月20日星期天 昨晚想着π达到一次高潮。 噢对不起,Grotza说,她本想修整好我的平纹细布带花边手帕的,结果把它们全剪坏了。 Gross说我每天就是挑他毛病。我说我挑什么毛病了,除了叫你不要在前厅穿着吱嘎乱响的鞋子,不要对我的话装聋,我也说了聋是天生的我没算成你的错。他就站在那叨叨,说只想回英国,只要舒心一点,一分钱都不想要。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