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戈尔恰科夫亲王妃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七)

11月18日(星期一) 早上收到费教授的包裹,附很客气的便签,有贺拉斯《颂歌集》第二卷第14首《Ad Postumum》的印刷本,第二卷第10首《Rectius vives, Licine》的手抄本(他自己抄的),两支德语诗谱曲。另有四颗小矿石标本,一张达盖尔银版照片。他真是特别聪明,博学、和蔼可亲、保持着童真,他的这些礼物让我非常开心,它们将是我在莫斯科期间最愉快的回忆:教授的才华,美,拉齐维尔亲王妃的优雅……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五)

11月16日(星期六) 早晨气温播报,早餐。 安像往常一样读了词汇表和学法语(读卡拉姆津第一卷)。11点到林荫大道,安和我40分钟走了2圈,然后她回家了,我在50分钟内又走了3圈。12点半后一两分钟回到家。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三)

11月14日(星期四) 如常10点早餐,安读词汇书,并读了10页的卡拉姆津(俄国历史),最近两周的阅读都如是,然后我们坐一起聊天到11:30。 帕宁伯爵和古多维奇伯爵夫人到访,直到1:55。帕宁伯爵对我们的计划很赞许,我提到阿斯特拉坎和第比利斯,好啊!这行程很不错,他也会帮我们想想。古多维奇伯爵夫人生性和蔼可亲,是一位好人。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4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九&三十)

11月11日(星期一) 9:50早餐,然后叫Howard太太来,付了她上个月的费用。经多次友好协商,她把生活费减5卢布,从每天25降到20卢布。并同意让我们多用一间房,即相连的那间卧室。她会改善房间供暖,给我们安装一些灯,同时把房租减100,也就是从每月800降到700卢布。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五)

11月6日(星期三) 早晨8:57,桌面温度华氏59.75°,叫Grotza来服侍了28分钟,所以起床更衣共用了1小时23分钟,多了23分钟!读Reiff的词典直到吃早餐。9:40到10:35,早餐吃了55 分钟!这里时间和距离一样,都比别处长。 帕克先生10月21日的信,内有8月10日Booth的手稿副本,早餐前和安一起读信,吃完早餐和她讨论这事没做别的,直到12:50。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三)

11月4日(星期一) 早晨9:20,桌面温度华氏61.5°。早上醒来躺在床上看俄语语法, 一边搓揉左脚大脚趾,这只是情况最严重的,另一只在最近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出现了关节肿大的症状。 10:15到11:05早餐,然后和安聊了5分钟,她说她在看单词,泛读了10页法译版的卡拉姆津《俄罗斯历史》第一卷。为了写信回国(安和我自己的信),我在重读6月的日记,读到了6月10日。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