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戈利岑亲王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六)

11月7日(星期四) 早晨小雪,八点三刻,桌面温度华氏60.5度。 上午出门购物,并为今天的活动去找了发型师。 12:30左右回家。等Marc先生1点来,等拉齐维尔亲王妃2点来。试穿了她的希腊大氅,有一搭没一搭地做点事,收到她消息:抱歉,今天身体太不舒服,不能离室。直到现在,2:30,也没有Marc先生踪影。给Gross留了条子并吩咐,如果下午我们外出时他来的话交给他(Marc先生)。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六)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五)

11月6日(星期三) 早晨8:57,桌面温度华氏59.75°,叫Grotza来服侍了28分钟,所以起床更衣共用了1小时23分钟,多了23分钟!读Reiff的词典直到吃早餐。9:40到10:35,早餐吃了55 分钟!这里时间和距离一样,都比别处长。 帕克先生10月21日的信,内有8月10日Booth的手稿副本,早餐前和安一起读信,吃完早餐和她讨论这事没做别的,直到12:50。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五)

1839莫斯科之冬(六)

10月18日星期五 上午天气非常晴好。之前和Leopold谈好的,星期一去Troitsa修女院,来回128俄里,包马车,80先令,现在对方要价160先令。那就到此为止(法语),我对Leopold说,别再废话了。我给了AW 6刀(150张)自家制直纹纸,上午继续学习《莫斯科导游》。 11:30出门,先去鞑靼清真寺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10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三)

10月15日星期二 今天一起来办的头一件事是,给戈利岑亲王补一封问候信并附名片。写的是法语: 李斯特女士向格利岑亲王致意,谨附名片——李斯特女士恳请戈利岑亲王接受她的歉意,因为她没有把名片和克劳里卡德侯爵的介绍信放在一个信封里——霍华德宾馆,星期一晚 叫Leopold送去,然后叫他备车去植物园。火炉烧得很暖,让人头昏眼皮沉。收到从圣彼得堡转来的信,帕克律师9月26号从哈利法克斯寄出,除汇报一堆租务杂事外,最后一句是,Jeremiah Rawson死了。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