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库塔索夫伯爵夫妇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一)

11月12日(星期二) 里希特先生9:45到11:30,12:15吃完早餐(早间温度播报略)。 今天第一堂植物学课(略)。 费舍尔夫人现在好多了,但曾一度非常心智失常。当然,他说,她很特殊。是的,我说,但事实上我从来没想过她精神错乱。 八卦亚历山大·费舍尔的薪资情况和福利分房,略。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八)

11月9日(星期六) 晴朗的早晨,中午12:10,华氏61.25°。 绘画老师和里希特先生9:30到了,前者带了四幅画,一幅皇帝肖像和一幅女性人物肖像,都是1/2长度小型画框尺寸,另一幅水果,一幅花卉。收费10卢布一课,画风完全不是我们想要的,我礼貌地解释了这一点,让他走了。我也放弃了在这找绘画老师的想法。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 | 3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七)

11月8日(星期五) 晴朗的早晨。9:25至 10:03里希特先生的(俄语)课,主要是对话。他提到了绘画老师,明天上午带来见。 古多维奇伯爵是贵族领袖(Maréchal de la noblesse),他是被选上这个高位的,估计再升一步就是总督。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五)

11月6日(星期三) 早晨8:57,桌面温度华氏59.75°,叫Grotza来服侍了28分钟,所以起床更衣共用了1小时23分钟,多了23分钟!读Reiff的词典直到吃早餐。9:40到10:35,早餐吃了55 分钟!这里时间和距离一样,都比别处长。 帕克先生10月21日的信,内有8月10日Booth的手稿副本,早餐前和安一起读信,吃完早餐和她讨论这事没做别的,直到12:50。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