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帕宁伯爵夫人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六)

12月7日(星期六) 上午11点到帕宁伯爵家,伯爵夫人表情很为难地说,刚收到消息,今天去不了霍乱研究所了!当然,我说没问题,只是心里暗想,这怎么可能。坐了一会儿,A-似乎挺接受不去这事。我们约了周二(帕宁伯爵带我们)去看看大学出版社。 伯爵想说服我改变旅行线路,先去敖德萨,而不是阿斯特拉罕。我看不出改变的充分理由,礼貌地坚持原计划,他觉得也可行。伯爵夫人表示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并建议我们带上盥洗用品。她订的雪橇车来了,我和她一起去试,把A一个人留在马车上。我第一次尝试坐雪橇车,享受了沿林荫大道行驶的乐趣,列氏-10°但不觉得冷,空气清爽宜人。 12点回来(老李与帕宁伯爵夫人就是否应该读全版《圣经》的争论,略)。 和安聊了一会儿。2点过后出门,2:30到孤儿院,停留50 分钟。说出来他们都不信,那女孩觉得学英语会忘记上帝。她对我们评价很高,对职位也表示满意。他们甚至还问她想不想去英国,想啊!为什么不。我们人很好。走的时候约好,星期四早上送她回去和他们谈话,摸摸她的情绪如何。他们也在询问Sichler夫人,在我们可能不在莫斯科的七、八个月时间里雇佣她。他们会让我知道答案及费用,同时也给我们时间考虑。 然后去杰克逊的店里,看定做的雪橇基比特卡的马桶,幸好去了,不然就做错了(各种尺寸,略)。 4:30回到家,走步,和安一起半小时,更衣。8点喝茶,今晚读罗伊斯顿勋爵的书并做笔记直到12 点后。今日晴,写完今天的日记,凌晨12:45。今天中午Howard太太说楼下玻璃窗边的温度计是列氏-10º,楼上的那个因玻璃结霜,看不清读数。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一)

12月2日(星期一) 早晨晴朗,桌面华氏62.5°。学俄语语法学到10:05,早餐。见了一个50岁的男人,说是Howard先生推荐的。法语不行,俄语我无法判断。要价5卢布一天全包,完全不适合我们,我跟他说,别给自己添麻烦了。如果我想要他会通知他。如果他没收到回音,这事就无言的结局了。付清上周的杂费,包括洗衣费和俄罗斯女孩的工钱等等,办完所有事11:05了。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四十八)

11月29日(星期五) 11:05吃完早餐,吃到三分之二时,叫Howard太太来谈了半个多小时。叫人去取了教堂认捐册, 见布莱先生 (尊敬的Protheroe区议员,还有Lester先生,各捐了25卢布),我写下“李斯特女士和沃克小姐,100卢布”签上日期。我把一百卢布的钞票放到Howard太太手里时,她说这数目真体面。然后我6或8分钟内吃完早餐,我问她有没有听到任何俄罗斯和我国发生战争的可能,我提到东部的尴尬状况。这个问题可能会引起一些误解,我说,如果滞留在莫斯科或俄罗斯任何地方,对我们而言都是可怕的,我们不能让家里的事务悬而未决。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四十五、四十六)

11月26日(星期二) (上午先沃克去林荫大道走圈,再去古多维奇伯爵家留了名片,然后去一家阿美尼亚老板的铺子里买羊绒毛衬里什么的,后悔之前买的便宜货了。看到货真价实的波斯披肩、地毯、真丝睡袍什么的。决心要去8月的下诺夫哥罗德展销会血拼一趟。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四十一)

11月22日(星期五) 今日晴,9:15早餐,在里希特先生9:55到之前已经吃完。 (里希特先生没带植物学相关材料,就只练了练俄语口语,问起他推荐的跟班的下文。老李说那小伙子面试失败,并付了他昨天送的词典的钱。老李点名要一本Demidoff的《俄罗斯南部之旅》,他明天会带来。看来他想推掉教植物学这事。两人互相客气恭维一番,老李说你来这么多次,不能白辛苦啊,要是去伦敦我得好好待你。里希特说好啊!老李说,可我不住伦敦,下次你来我这,我一定想别的法子补上这人情。)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八)

11月9日(星期六) 晴朗的早晨,中午12:10,华氏61.25°。 绘画老师和里希特先生9:30到了,前者带了四幅画,一幅皇帝肖像和一幅女性人物肖像,都是1/2长度小型画框尺寸,另一幅水果,一幅花卉。收费10卢布一课,画风完全不是我们想要的,我礼貌地解释了这一点,让他走了。我也放弃了在这找绘画老师的想法。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 | 3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三)

11月4日(星期一) 早晨9:20,桌面温度华氏61.5°。早上醒来躺在床上看俄语语法, 一边搓揉左脚大脚趾,这只是情况最严重的,另一只在最近半年甚至更长时间出现了关节肿大的症状。 10:15到11:05早餐,然后和安聊了5分钟,她说她在看单词,泛读了10页法译版的卡拉姆津《俄罗斯历史》第一卷。为了写信回国(安和我自己的信),我在重读6月的日记,读到了6月10日。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一&二十二)

11月3日星期日 昨晚雪大吗?屋顶的雪又多了一些,华氏 62.5°。先学习俄语语法,然后早餐。 11 点差3分到达教堂,Camidge先生讲道,讲得就还好。我们回家穿上斗篷,去林荫大道散步。12:57到1:14,A-和我一起走了4圈,然后我自己又用6 分钟走了一圈,然后沿另一条林荫大道走到克里姆林宫,2点回家。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4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

11月1日(星期五) 上午9:30里希特先生来了,开始教第一堂俄语课,略。 (顺便八卦)费教授的波兰女婿是大学的化学教授,费教授的退休金每年1500,皇帝真慷慨。约好里希特先生每周二和五早上9点来。 毛皮商人已经等了一个小时,我和Howard太太谈完,给安买了一张狐狸皮,开价225,一番还价,直降到我的价格210。另外还买了领圈,挺好的鼬鼠皮,两个领圈要用4张皮,总计70或80。都买好了,明天会有人上门来做衬里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2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十九)

10月31日(星期四) 晴朗,窗上结了霜花。上午9:10,华氏61.75°。补了昨天日记的最后11行,开始读Kupffer的《乌拉尔之旅》,读了头18页并做笔记。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