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帕宁伯爵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八)

11月19日(星期二) 安的大姨妈今晚来了。 里希特先生来上植物学课,9:30到11:30。略。 可怜的安又以泪洗面,她无法理解自己到底怎么了,实际上她既无法自己去了解也无法让我了解她的想法。我和她一起去了解任何东西都太荒谬了。噢,如果我可以独处多一点,我们俩都会从中受益。太可怕了,我不能放下她去随意行事,我不能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我甚至不能放下她,自己去买一本书或一块布料。这是无法持续的。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三)

11月14日(星期四) 如常10点早餐,安读词汇书,并读了10页的卡拉姆津(俄国历史),最近两周的阅读都如是,然后我们坐一起聊天到11:30。 帕宁伯爵和古多维奇伯爵夫人到访,直到1:55。帕宁伯爵对我们的计划很赞许,我提到阿斯特拉坎和第比利斯,好啊!这行程很不错,他也会帮我们想想。古多维奇伯爵夫人生性和蔼可亲,是一位好人。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