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孤儿院

1839莫斯科之冬(十七)

10月29日星期二 今早地面有2~3 英寸深的雪。上午 8 点 40 分,华氏 61.25º,不知道户外温度。读了一点莫瑞的土耳其和叙利亚篇。然后和Leopold结了直到今天的杂费,工资以后慢慢结。问Gross能不能站马车后面,他说,可以!他不介意,但他语言不灵,我说那都无所谓了。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十七)

1839莫斯科之冬(十四)

10月26日星期六 今天早上收到(在早餐桌上)我们的莫斯科居留许可证。 读罗伊斯顿子爵(1),直到1:10 Thal先生到访。此人高个、幽默、文雅、看起来很聪明,他坐了35 分钟,他太太准备下周一上午来拜访,并邀我们当晚去他家。他说从这里到维也纳、伦堡和克拉科夫的路况很好。Thal先生六年前曾从敖德萨乘蒸汽船去过君士坦丁堡。他会帮我们咨询绘画老师,提到一位Speier先生。他还想推荐俄语老师,不过我们已经确定了里希特先生。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十四)

1839莫斯科之冬(九)

10月21日星期一 早上叫了Gross和他妻子来谈话,我说,昨天是给我们辞工走人的通知?不!他说,根本没那个意思!我对Grotza重复了他的话,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接他这话呢。她什么都没说,但被我的严肃语气惊着了。我说,这话要是没实际意义的话,就是纯属无礼。 跟他谈了一个小时,原来问题是出在芬兰的时候。当时在一座很陡的桥下面,我叫Gross不要把马车装满,他不听,把车装了。我说,既然你对我的命令反着干,我不如直接去找马车工人来干。你自己想装车就装,就是不听我命令。我不能容忍不听我命令的人。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1839莫斯科之冬(九)

1839莫斯科之冬(五)

10月17日星期四 想起昨天在谢列梅捷夫的宅子里看到的,三个女人像柱支撑着大圆形花瓶,裸着胸,她们的每只手都碰到别人,若有若无,或很少,去遮掩乳房,这种手的摆放姿势起源于何时?现在(雕塑里的)女士们的手放胸前,是从这发展来的吗? 11:10出门,今天第一站:孤儿院,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