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乌鲁索夫亲王妃

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三)

12月14日(星期六) 安9:10才起床,因此我在更衣前的空闲时间写了求见信给奥尔加·多尔戈鲁科亚亲王妃[下称D亲王妃],早餐大约10:15到11点。收到非常客气的回复,今天下午3点前都会在家,很高兴见我。看了一点书,然后和安说话,她情绪低落,希望能好转,她需要振奋,已原地停留太久。我们必须去个什么地方,去哪里呢?我请求她选个地方,选择也好碰运气也罢,我们必须做个决定。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四)

12月5日(星期四) 早晨晴有霜,华氏59.75度。9:45吃早餐,不行!什么都吃不下。回到房间,想呕吐,只吐出一点胆汁。躺下,喝了一杯温水,直躺到帕宁伯爵上门,大约11点。 身体很不舒服,出不了门,伯爵和我们一起坐到1点多。他已经替我去见了那个做雪橇马车的,是一辆带篷盖的基比特卡,价格是190卢布,不是我之前理解的140卢布。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 | Leave a comment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三)

12月4日(星期三) 早晨晴,有霜。9:20,我卧室桌面华氏60°。三刻钟后早餐,列氏-18°或-19°,温度计看不大清。早餐后学了一会儿俄语语法,然后和Howard太太谈到12:05,关于乌鲁索夫亲王妃生日穿什么衣服,马车安排等。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 7 Comments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二)

12月3日(星期二) 晴朗寒冷的早晨。坐下吃早餐时,收到帕宁伯爵夫人的条子(1/2 开纸,2页,语气非常友善),说如此强冷天气,上午她就不冒险出门了,待天气允许第一时间来访。仆人立等,我写了1又2/3页的回复,感谢了我亲爱的伯爵夫人。我已料定她不会这么早(像她昨晚说的上午9-11点间)冒险出门,天气如此之冷。10:35仆人送了小条回去,然后我写了上述日记。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 Tagged , , ,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