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七十九)

12月30日(星期一)

昨晚发烧,非常难受,起来了两次。大约凌晨5点,点起蜡烛见床头温度列氏12.5°,然后接着再睡。

11:05到11:55早餐。从外窗玻璃(我昨晚抹出来的)那一小块透明中望出去,仿佛会下雪,现在飘着小碎雪花,昨晚好像下了一些雪。气压正在下降,今天中午时,已经低于RCHO(我们的温度)十又二分之一。雪橇路一定会通的吧,不久我们就能启程了。

Camidge先生来访,一直待到1:40。

从2点到5:35,给M-写信,字小而密(在一张新的薄纸上开始),写了三页,但落的日期是1839年11月18日(星期一) 。

更衣,6:05晚餐,半小时吃完。7:05去乌鲁索夫家,12分钟后到,当时只有我们和Delamine小姐在,我答应星期四再去。9:15回家,喝茶到9:50。我们出去时帕宁伯爵来过,明天会再来。

今晚R-亲王妃比平时精神好,让我把给贝医生的信从这里寄出,比从喀山寄更稳妥,既没提她的字,她也就不太在乎。她正在读《帕梅拉》,非常喜欢,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在英国不提倡年轻女士读它。我说它现在是一本女仆的书,但我也承认,我已经忘了这本书的内容。

塞缪尔·理查森的《帕梅拉》,出版于1740年

Grotza来过之后,11:45写好了给Gray和Harper先生的信。今日天气晴好,乌鲁索夫亲王今晚出去过,说一点都不冷。现在11:50,在客厅边柜上是列氏13.5°或华氏62°,在我书桌上我手肘边,是列氏14.5°或华氏差不多65°。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