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八)

12月19日(星期四)

早晨8:50,卧室温度华氏55.5°,客厅立柜上温度华氏51°。现在10点,列氏—10°。早餐,然后Apraxine夫人的皮匠到了,给A-订了一双小羊皮带衬里的(及膝高)靴子,我自己也订了一双同款,每双20卢布。叫了Howard太太上楼来谈,跟她说André 完全听不懂我的吩咐。办完这些11点,然后和A-谈话直到1:10,

又是那套她要离开我的烦人的废话,说什么她之后要去找Jane Chapman,然后去巴黎,诸如此类,整个Barèges又来一次。然后安抚和鼓励她,又花了半个小时

等我(带着头痛)坐下来写东西时,已经是1:40。我一直写到晚餐时,6:20。然后A-和我在客厅里跳舞,直跳到暖和起来,bientôt par la danse。从大约 7:15到11:30写东西(8点到9点之间喝茶用去一刻钟)。

查看日记第51、52、53、54页,商业信函簿准备好了,誊抄了6月29日(星期六)我从伦敦写给帕克先生的租约信模板,并预留了空位抄写我7月3日给Booth的信(附农舍、教堂座位的租金清单) 。用铅笔写了关于煤矿的内容,如果发生任何严重事项,即找帕克先生协商;并把信(从零散的单页纸上)誊抄到商业信函簿,从61页抄到71页半。一直做到12:50。

上午10:30鞋匠来的时候,楼下Howards太太的温度计读数为列氏—22°。今日晴,今晚 11:30,客厅桌面温度华氏56°,窗边立柜上圣彼得堡温度计华氏55°,列氏—10°。我们的房间没有搞得太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八)

  1. Yuurei says:

    依原稿的空格来说是“之后会做什么 (去找)Jane Chapman然后去巴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