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六)

12月17日(星期二)

早上起来继续读《高加索》卷一。10:25早餐,读完了《高加索》卷一剩下的30多页,查看温度计,然后开封了《高加索》卷三。

让A-给亚当先生写信

我写日记,然后写给Booth的信,落了今天的日期,并做了些小补充。与A- 谈关于Hirts的农场的事,算出(单价等等略)年租金129.10英镑(想租470码的面积),也即Hirts每年付£130,地面上的房子也算在里面。好像记得我们出门之前说到每年125英镑,甚至120英镑,不分割农场。但现在再商讨这事,看起来也确实应该要74DW,在Lightcliffe最好的土地上,建起的房子,即使对长期佃户Hirts来说,也是够便宜的了。

为她计算了价格,她一开始有点怕要价这么高,在她给亚当先生的信中做了一些小小的补充,并完成了她给布斯的信的草稿,做到3点左右。

然后不久阿普拉克辛夫人来了,非常客气。专门说了一下她已经拜访很久了,但好像可能还有点犹豫不知道下一步怎么进行?然而她是很客气的,而且非常和蔼可亲。她赞同我们的旅行计划,记下了我们的路线,并说她会写信给罗森男爵(前任高加索总督)帮我们问信息。她还说我们必须找个晚上和她一起去拜会男爵夫妇。没有谁比她更友善和周到了,明天或后天上午10点到 11 点,她会让她的鞋匠上门来给我们订做和她同款的皮草靴子。她待到大约4点左右。

阿普拉克辛伯爵夫人(1770-1854)肖像,by Élisabeth Vigée Le Brun

阿普拉克辛伯爵夫人(1770-1854)肖像,by Élisabeth Vigée Le Brun

 

几分钟后D亲王妃来了,神采奕奕,明艳照人,和蔼可亲且热心助人,她父亲会给我们安排邮政押车员,到阿斯特拉罕、第比利斯、敖德萨。我解释说,可能去巴库没有护卫也不行,如果我能得到一个,会十分欣慰。这个到现场看情况再提。D公主又谈到,出国的英国人太多了,他们很难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她说得非常得体,给我们讲了2件轶事(英国人在俄罗斯上流社会不顾礼仪的社交尬事,略),我除了批评还能怎样。我也说,英国人社交上是很讲分寸的,超出圈层的事不做,话里话外指的是我们自己,希望这位迷人的朋友听懂了我的意思。

写日记写到5:45 ,6点晚餐。

7:45到乌鲁索夫亲王妃家。R亲王妃今晚好多了,她给我们展示了她的(一些)珠宝(包括钻石、珍珠、紫水晶、祖母绿等以及各种镶嵌工艺,有亲王送的,也有皇帝送的。还说了有一次在维也纳,亲王不让她买买买。以下省略800字)。

她在服用菝葜汁,看起来效果不错。

我们一到就喝了茶,一个愉快的夜晚,Delamine小姐也在,和A-有交谈。9:10离开,9 :25到家,喝茶,写日记到10:50。约好了星期五晚再去乌鲁索夫亲王妃府。

今日晴,上午D亲王妃说是列氏-25°,我看着我的列氏温度计是-20°或低一点。我对D公主说,一天都困在家里好烦躁,还抱怨了我额头上的tache de froid(冻疮?)。她建议我在外出前涂一点发蜡或优质橄榄油,不要让皮肤干燥着出门。

现在晚上11点,客厅桌面华氏58.5°即列氏11°。读《高加索》卷二直到凌晨1点,读到第66页。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