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四)

12月15日(星期日)

早上照例去做礼拜,听Camidge牧师讲道半小时。

从教堂回来时,发现Ocouloff夫人写来的漂亮又客气的字条,邀请我们今晚7点参加一个社交晚会。我回复将会参加。回复还没写完帕宁伯爵就到了。我把回信交给立等的仆人,然后和帕宁伯爵一起去看《莫斯科时报》总编的锌版印刷,他今天病了,我们第二次又扑了个空。

回家路上先去林荫大道走圈,安在40分钟走了2圈,我57分钟走了3圈。大约2:30左右回到家,吩咐了5点晚餐。

帕宁伯爵在3点前来了,当时我和安坐着说话,伯爵坐到3:55才走。说他会帮我们搞一封高加索Stal将军的介绍信(然后聊起皇帝和贵族们的轶事,略)。

写日记直写到4:45,上晚餐,三刻钟吃完。我叫了Larne给我做头发,安叫了Grotza。我戴了第二次买的帽子。敖德萨一切都比这里儿便宜,很多法国货比在法国还便宜,因为必须卖掉脱手。 那边的珠宝比这里便宜多了,这里也比巴黎便宜,这里的钻石镶嵌做得很好。

6:35我就准备好了,等了 10 分钟,6:50出门,7:05到Ocouloff夫人家。已经到了一些人,先生们女士们和小孩们。今晚是孩子们演剧。陆续有客人到,其中有帕宁伯爵夫妇。8点表演开始,两个俄罗斯作品,第一个是年轻人演的,一个角色是他们的家教。第二个是Ocouloff家的儿子和女儿担任主角,8岁和6岁的两个孩子,小女孩漂亮,是个迷人的小可爱,歌也唱得完美。男孩也演得很好。可怜的孩子们!这么小,这么聪明,演得好到令人伤心!连掌声也充满忧郁!第一个节目45分钟,第个50分钟。小剧场管理得很好,但我们太热了,满身大汗,中场休息和演出后有柠檬水和糖橘皮,进门时就上了茶,另外还有水果,苹果和葡萄。孩子们演完后是年轻人的舞蹈。我一说要走,帕宁伯爵夫人立马就跳起来,赶在我们面前走了。然后是主人强留我们吃饭,我用安今天头痛了一整天为理由,他们说可以送她回家但恳求我留下,我说我不能和她分开,强行坚持要走都顾不上礼貌了,终于在10:30回到家。

我不太喜欢帕宁伯爵夫人离开后的那些人。回到家发现帕宁老伯爵夫人邀请我们周三上午11点去她的教堂!让亚历山德拉·帕宁伯爵夫人和我们一起去,我们11点到她家,她会陪我们去。我当然非常感激地接受了邀请。

回家后喝茶,写日记到11:55。今天大部分时间有小雪,晚上10:45列氏-9º。坐着读《高加索》第1卷直到1:20。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四)

  1. Yuurei says:

    好奇让小朋友表演节目这种事有没有什么历史演变……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