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二)

12月13日(星期五)

10点早餐,等帕宁伯爵来,约了11点到《莫斯科时报》总编家。读着《高加索之旅》等伯爵来,结果快12点他才到 (伯爵来之前刚好给马车做睡垫的来了,老李不收货,50卢布拒付,后来只买了个皮袋子,搞完这事花了一段时间),在楼上聊了一会儿,大家才一起出发去看锌版印刷。

结果到了那边没人,当时已经快1点了。后来小个子终于出现,他1点钟还有别的事,问我们星期天1点来看行吗?行!于是走人。

我们回家,一刻钟后帕宁伯爵从将军桥回来,带回平底锅的消息:直到下周末才能做好。 我们站在那里聊,聊到2:45。谈我们的旅行和高加索,伯爵认为我们不能直接沿里海到巴库,而是必须先去第比利斯然后再到巴库,然后回来。道路可能两周后就会正常,没什么可担心的,只是那边的住宿条件不好,可能还有点小乱,总督亲王去了莫斯科。

帕宁伯爵和布尔加科夫先生(1)用同一位医生,他说他会跟他医生谈,请他向布尔加科夫先生提邮政押车员的事。我说,我也略略认识多尔戈鲁科亚亲王妃,会尽我所能,给她写信请求帮助。帕宁伯爵还帮某先生带话,就是给我们的新地陪出了很好的推荐书那位,我只轻描淡写地说,他不太懂法语,这是很大的不方便。

谈到离阿纳帕不远的格连吉克堡垒时,我提到我们之前在英国的误解,关于Vixen号事件等等。让我吃惊的是帕宁伯爵不接茬,而是转移了话题,我们总结了俄罗斯帝国的41个美丽城镇(名单略)。

帕宁伯爵带来了爱德华·透纳画的喀山,五、六幅版画,他说每幅15卢布。他还带了3枚纪念章,说是将军桥大街Bekker店的,叫我猜价钱。我说我知道巴黎的价是5法郎一个,但猜不到这儿的价。10卢布。我说这不贵啊,拿了皇帝(背面是圣彼得堡新天文台)的纪念章,据说非常象,细节做得很好。

尼古拉斯一世 x 圣彼得堡天文台纪念章(正面),1839年

 

安和我坐在一起聊天,然后写日记到5点,之后读《高加索》第1卷。更衣,6:10晚餐。晚餐后继续读书,8点和安聊了一阵,下楼上马车,本来是要去乌鲁索夫亲王妃家,车窗玻璃掉了,于是不去了。

回来和安继续聊,在室内走步。8:30喝茶,从9点到12:10读了《高加索》第1卷的前言到163页。然后站着和安聊,直到12:45。今日晴朗,晚上12:15时列氏-7.5º 。今天是我们有了新地陪的第一天。


译注:

1 布尔加科夫先生,即亚历山大·布尔加科夫(Alexander Bulgakov,1871-1863),沙俄外交官、议员、邮政管理高层。他自1832年起任职莫斯科邮政局局长。本页日记提到的多尔戈鲁科亚亲王妃,即他的女儿奥尔加·布尔加科夫,婚后成为奥尔加·多尔戈鲁科亚亲王妃。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二)

  1. Yuurei says:

    laquais de place是导游(替Leopold)。超爱看她们在野外胡乱整吃的 ( ‘༥’ )

    • Lang says:

      对,这人是接替Leopold的。翻了一下前面,以前翻成地陪。
      乱整胡吃是上路之后吧,我盼着她们离开莫斯科啊,现在的生活已经日常boring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