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六十)

12月11日(星期三)

收到帕宁伯爵夫人的便签,说11点到她家,去霍乱机构。回复“好”!晴朗的早晨,10:20 早餐,11:10在帕宁家下车,亚历山德拉·帕宁伯爵夫人、她女儿索菲、她收养的孩子、家庭教师,还有伯爵,大家都准备就绪,11:25出门,2分钟后到达。

地方宽敞漂亮,是阿普拉克辛家族的一处房产,这是机构安家的第三个地点了。主任和教导主任一起陪同我们参观(300个孩子,男女各半,分开居住。机构主要收容和培训的是患霍乱去世者的孤儿们。男孩们在完成学业后可自选职业,文职或军职都可,女孩们在这里完成师范学习。英明伟大的尼古拉皇帝想达到的目标是,各行各业的岗位都由本国人担任,减少聘请外援。从外国聘请的家教一年要2,000~3,000卢布,本国好的家教只要500。老李说英国也有类似机构,虽然校舍不是华丽的宫殿,但是质量优秀且数量众多,而且不论是临时去,还是提前三、四天通知再去,看到的都是一样的水准。参观了食堂,听孩子们餐前唱歌,略)。帕宁伯爵夫人请我们和她一起回家喝肉汤,我觉得欠太多人情,就婉拒了。在那里呆到12:35,在1点前回到了家。

出门,1:07去到我们的特维尔大道。Gross带马车跟在后面(路线略,一路看见洗衣场晾晒的床单,河面上的雪橇车,欣赏基泰-格罗德城墙,看见翻下山坡的马),散步半小时,2:40在桥边上车,2:55回到家。

基泰-格罗德城墙今存部分

基泰-格罗德城墙今存部分,图源:Moscovery.com

 

今天Leopold没来,他跌了一跤摔伤了腿! 叫了Howard太太来,提出把餐厅的一扇小窗户打开,需要新鲜空气,我一进屋就觉的气闷,像是太阳穴上压着一块石头。询问Leopold的情况,我觉得我们跟他也就到此结束了,Howard太太也认为我会聘用前几天来的应征那人。我不会承诺长期聘用,我说4卢布一天,他是很好的人选,也许是警察退伍,我对此无异议。我也想到这一点,要么给他3卢布一天。行!他会很满意的。我坐着想这事儿。

现在路都封着,Howard太太说,昨晚是新月,我们最好等到下一个新月,现在没人赶路,只要能不走都不走。昨天晚上那位聋哑的先生到了,一肚子气,路况很糟,再不想折腾了,但已说好在圣彼得堡过圣诞,所以还必须回去。Howard太太不知他会待多久,也许3周吧。现在就连送供给的车都不能上路,不过3周后路肯定会开。我坐在那盘算,直到快5点,更衣,写日记写到6点。

我们外出时,费舍尔先生来找过我们,留了名片。他是一以贯之的有教养并且上心。

6点晚餐,然后A-和我在屋里走步。然后叫了Howard太太来。她说Leopold腿的情况很不妙,是丹毒。Howard太太用自己的疗法(她治疗过威尔特郡伯爵),即细石灰粉和樟脑,约一茶匙樟脑粉,一杯石灰粉,混合,洒在羊毛布上并敷于患处。

(两人交流了各种蒙古方子,包括坏血病偏方,痔疮/泻药偏方,恕不尽录)。

给我们的马车安装盥洗设备的杰克逊对Howard先生说,圣彼得堡的铁路项目敲定了,由来自比利时列日的Cockerell先生负责,工程款6百万卢布(老李把这和英国铁路建设开支一通加减乘除,略。太少,6百万能干啥,起码得4千万卢布)。

写日记到8:30,8:45到9:20

替A-写了给亚当律师的信并抄了副本。

11:15叫了Grotza来,然后学了一会儿俄语语法。很晴朗的一天,现在夜里11:15,列氏-9°约即华氏12°。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