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七)

12月8日(星期天)

上午11:20到教堂。(牧师Camidge对教会资金短缺的焦虑,会众们没交齐会费,他希望明年年初就交齐年费,不要拖到年底。老李觉得Camidge不善言辞,不太受会众追捧。这个教会的会众大多经济不独立,教会难免遇到各种困难。略)

半心半意等帕宁伯爵夫人来,到1:30她都没来,于是就按说好的出门了。出门前发现奥尔加·多尔戈鲁科亚亲王妃(原姓布戈科夫)来留了名片。从1:45走到3:06(走了4圈),3:10回到家。然后读罗伊斯顿勋爵的书并做笔记和摘录,直到5:45,更衣,晚餐,7点吃完。然后继续做笔记和摘录到7:40。

A-本来都准备好出门了,却开始哭泣,我最后终于把她劝好了,她留在家里。

8:05出发去乌鲁索夫亲王家,10分钟后到达。R亲王妃背上有个大水泡,大约2小时前割除的,很痛,女仆把皮肤割得太深。疼痛让她紧张,也担心我会觉得她很蠢,

不会,如果我那样觉得,我会来探访吗?她说这话给予了她安慰。她问起A-,和我在一起多久?一起五年半了。我认识她很久了吗?认识她一辈子了。(亲王妃)暗示她和我很不一样。我说相似不是必需的,合适则是另一回事。R-亲王妃认为她很温顺。是的,但她掌管这个家。R-亲王妃没想到她有这个能力。可怜的A-,我现在明白了人们见到她时的诧异,以及见到我和她一起时的诧异。

8:25到家,写日记,喝茶,做罗伊斯顿勋爵的书笔记和摘抄,然后读他的书信直到12:20。今日晴,看不到窗外温度计读数,不冷,大约列氏-2°或-3°,不会超过这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七)

  1. Yuurei says:

    罗伊斯顿勋爵是Lady Stuart de Rothesay的老哥,这书是7月在伦敦时Charlotte Canning (Stuart) 带给她的

    • Lang says:

      wow,谢谢,还有这么一层关系。

    • Lang says:

      没错,Lord Royston即Philip Yorke, Viscount Royston (1784 – 1808),他妹妹Elizabeth Margaret Yorke (1789 – 1867) 嫁给Charles Stuart, 1st Baron Stuart de Rothesay成为Lady Stuart de Rothesay。Charlotte Canning是她女儿。Baron Stuart de Rothesay这一家子的裙带关系,是老李在英国结识的最高圈层了

  2. KL says:

    老李說可憐的安難道是認為在大家眼裡安不是有能力的人,而大家詫異有能力的她怎麼會和溫順但沒能力的安一起的意思吧!自視太高也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