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六)

12月7日(星期六)

上午11点到帕宁伯爵家,伯爵夫人表情很为难地说,刚收到消息,今天去不了霍乱机构了!当然,我说没问题,只是心里暗想,这怎么可能。坐了一会儿,我看A-似乎挺接受,于是我们约了周二(帕宁伯爵带我们)去看看大学出版社。

伯爵想说服我改变旅行线路,先去敖德萨,而不是阿斯特拉罕。我看不出改变的充分理由,礼貌地坚持原计划,他觉得也可行。伯爵夫人表示愿意和我们一起去,并建议我们带上盥洗用品。她订的雪橇车来了,我和她一起去试,把A一个人留在马车上。我第一次尝试坐雪橇车,享受了沿林荫大道行驶的乐趣,列氏-10°但不觉得冷,空气清爽宜人。

俄罗斯画派油画,圣彼得堡的雪橇车,19世纪

俄罗斯画派油画,圣彼得堡的雪橇车,19世纪

12点回来(老李与帕宁伯爵夫人就是否应该读全版《圣经》的争论,略)。

和安聊了一会儿。2点过后出门,2:30到孤儿院,停留50 分钟。他们不觉得那女孩会认为学英语会忘记上帝,相反,她对我们评价很好,对职位也表示满意。他们甚至还问她想不想去英国,想啊!为什么不,我们人很好。走的时候约好,星期四早上送她回去和他们谈话,摸摸她的情绪如何。他们也在询问Sichler夫人,在我们可能不在莫斯科的七、八个月时间里雇佣她。他们会让我知道答案及费用,同时也给我们时间考虑。

然后去杰克逊的店里,看定做的雪橇基比特卡的盥洗方便柜,幸好去了,不然就做错了(各种尺寸,略)。

4:30回到家,走步,和安一起半小时,更衣。8点喝茶,今晚读罗伊斯顿勋爵的书并做笔记直到12点后。今日晴,写完今天的日记,凌晨12:45。今天中午Howard太太说楼下玻璃窗边的温度计是列氏-10º,楼上的那个因玻璃结霜,看不清读数。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5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六)

  1. Yuurei says:

    是貌似想接受去出版社吧

  2. Yuurei says:

    “他们不觉得那女孩会认为学英语会忘记上帝,正相反……”
    在Jackson那儿搞的大约是洗漱台&柜子,要放脸盆的

    • Lang says:

      接受去大学出版社 ✅
      他们不觉得那女孩会 ✅

      关于commode,这个我当时也疑惑。现在觉得,老李提到又有box又有basin的,大约是指那一整套洗漱和方便的家具,包括柜子、柜子里的pot,还有柜子上的盆子。
      参考:
      The association of the word commode with a toilet began with the night commode, a 19th-century Victorian term for a bedside cabinet with doors that was kept in the bedroom. These enclosed cabinets provided an area for storing chamber pots and had a basin and pitcher on top for personal cleansing.

      https://www.thespruce.com/what-is-a-commode-139168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