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五)

12月6日(星期五)

早晨晴,有霜。我好了一点,恶心想呕和头疼依然持续。10:45,桌面温度华氏60.5°。12:15早餐毕,和A-坐着聊天,然后上俄语课到12:45。

拜访Ocouloff夫人,和她和她姐姐坐了大约10分钟,她非常客气,要出门拜访古多维奇伯爵夫人,建议我们去古多维奇夫人那里留名片。我们回来时照做了,古多维奇伯爵夫人很少在家,也只能留名片了。Ocouloff夫人说哪天约个饭,她姐曾在阿斯特拉罕和高加索住过,会给我们一些当地信息。

没时间出门,在家里(1:45到家)走步半小时,叫了Larne来量身裁剪。昨天和今天(度身裁剪了两套)只做了我的,手工费10卢布。A-今天没去,我大约3:30到场,晚餐,喝茶,完事后8:20直接回家。

今天是俄历11月24日,圣凯瑟琳日,乌鲁索夫老亲王妃的守护神日,算不算是生日,我也不懂那么多了,送了她一个小玳瑁针盒,我在伦敦的集市买的,记得1833还是1834年?原本是买来送给某人的。

needle-box

(拍卖品)玳瑁针盒,维多利亚年代

芭比·乌鲁索夫公主没在,有一位Lindholm夫人在,身着一件漂亮的粉红色丝质露肩长裙,但是呢,站在R-亲王妃身边,就落了可悲的劣势。

(社交八卦,今天八的主要对象是英国驻俄大使Clanricarde侯爵,他入宫觐见沙皇,和R-亲王妃见面的轶事等等。身为沙皇宫廷女官的R-亲王妃说那个“大使歪躺马上,让皇后避之不及”的事儿是瞎编。R亲王妃也颇有性格,没在乎这位英国大使,“Clanricarde谁啊,我没听过这名字。”八卦各国外交官以及点评首都,圣彼得堡、巴黎、伦敦是顶流,别的都差评。

八到英国大使收入,老李说,英国大使一年8,000镑,这钱在英国过不上体面的生活啊。想到这些事总是让我羞愧不已。塔蒂什切夫大使一年32万卢布,俄驻英大使一年还多6万,有额外支出还能实报实销。我暗示有个Dean先生二百多年前欠我们老李家的债,现在还没还上,如果催到这笔帐,我就富甲一方了。另各种八卦,省略一千字。)

8:20回到家。和A一起喝茶,9:45叫了Grotza来服侍,然后写日记到现在,1:25。非常晴朗的一天。

 


人名:

1 Clanricarde侯爵,应指Ulick de Burgh(1802-1874),1st Marquess of Clanricarde,英国辉格党政治家,1838-1840年任英国驻俄罗斯大使。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Bookmark the permalink.

6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五十五)

  1. Yuurei says:

    bilious是不是该按恶心理解

  2. Yuurei says:

    大使撑不起形象,国家工资发不到位,老李表示扶额(当成按绩效发是不是比较好接受hh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