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四十五、四十六)

11月26日(星期二)

(上午先沃克去林荫大道走圈,再去古多维奇伯爵家留了名片,然后去一家阿美尼亚老板的铺子里买羊绒毛衬里什么的,后悔之前买的便宜货了。看到货真价实的波斯披肩、地毯、真丝睡袍什么的。决心要去8月的下诺夫哥罗德展销会血拼一趟。

然后去了一间阿美尼亚教堂,略。)

然后沿Petrooska街到红门,下车停留一两分钟,环顾四周,莫斯科确实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我觉得,是我见过的所有之中最风景如画之城。她没有缺点,没有贫穷、肮脏、丑陋之处,一切是好的。有很多地点特别美丽,初见即夺人眼目,且第一印象会越变越好。我们经过苏哈列夫门,3:15回到家。

红门,莫斯科,19世纪明信片

红门,莫斯科,19世纪明信片

(安和我在房间内走步40分钟,暖脚。4点到6点写了一部分给玛丽安娜的回信。晚餐,继续写,7点更衣。)

8:15到乌鲁索夫亲王家。老亲王妃觉得时间晚了,她有人陪或正要出门,叫我们去R亲王妃那儿,R亲王妃和她父亲和Delamine小姐在一起,正在喝茶,准备吃宵夜,戈尔恰科夫亲王妃和她女儿也在,我们10点多就告辞了。

10:30回家,读《乌拉尔之旅》。


11月27日(星期三)

上午有人送披肩的货来看。11:30 Camidge牧师先生来了,坐了2小时。

和安聊,站着、坐下、又站着聊,3:15出门。

她认为,R亲王妃并不想那么经常地见我们。

我们去了克里姆林宫,上面的步道被大雪覆盖,于是在花园走了半小时,然后去林荫大道走了2圈,4:30回家。

回家读罗伊斯顿勋爵,晚餐,7出门拜访帕宁伯爵夫人,和她喝茶,没别人,就我们和她。

9:30去首次登门造访老帕宁伯爵夫人。老伯爵夫人有别的绅士贵妇客人,很快就分了两桌玩牌,我和安和一位贵妇和老伯爵夫人组了一桌,玩惠斯特(纸牌游戏),玩到12:15,一边打牌一边有非常美味的宵夜,在桌上传递。安和我一方,我们略输了一点钱。老帕宁夫人64岁的人,容貌潇洒,神采奕奕。我们12:30回到家。

非常晴朗的一天。现在凌晨2:10,华氏32°(回家后读Camidge先生带来的10月季刊的政论,所以睡得这么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四十五、四十六)

  1. KL says:

    晕啊!老李还想待到次年八月去下诺夫哥罗德展销会血拼哦!沃克其实心灵通透,看得出亲王妃对她们频繁来访有些倦怠了。其实也是,哪有人隔三差五就上门串门的呢!毕竟亲王妃已回娘家也有自己和家人的生活,不像一个人住的时候。老李请和沃克多说说话,她其实很愿意说话的。而却,除了老李,也没其他人可说话了

    • Lang says:

      “all these shawls &c. and Persian rugs, about 3 x1 English yards for 60/-, bought at the fair at Nigeney Novgorod in August – we really must try to be there at the fair – very pretty silks for dressing gowns robes de chambre, about 1/2 English yard wide or less (from Astracan) made there, at 2/50 per archine” 老李内心住着一个精明师奶,还是喜欢平靓正啊!但是下一年8月的Fair,她赶不上了⋯⋯
      至于说到R亲王妃,我的感觉也和你一样,当初亲王妃自己住时和老李是邻居,初相识,有各种新鲜感神秘感,相处自然是愉快且不乏味。现在她住在父母家,就不如自己住那么随意,再加上熟了,可以聊的话就那些,渐渐也就没那么多热情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