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四十)

11月22日(星期四)

睡得很舒服(早晨气温播报略)。

10:42出门(安留在家)。3分钟到林荫大道,慢慢地走,以免像昨天那么热。在1个半小时内走了5圈。通过数路边的低栏杆算林荫道的长度,结论是,长度不少于半英里。12:18回家。

牧师Camidge先生在家,安说他等了我没半小时也至少有20分钟,换了衣服,12:30去见他,一直到2:30。(再次提起Evans先生,原来帕宁伯爵夫人是Evan先生的学生。各种官宦贵族八卦轶事,略。)

安和我先站着聊,又坐着聊,直到我拿起日记本才停下。写到现在,4:25,为止,今天的日记只写了第一行。里希特先生今天上午我刚出去就来了,留下两卷Reiff的《俄法词典》。然后我开始写给帕克先生回信的草稿,直写到5:50。6:05晚餐。

然后安和我走步,7:10更衣,7:40出门去乌鲁索瓦亲王家,15分钟即到。他们家没别人,除了那位英国或爱尔兰的Delamine小姐,就是我们俩。R亲王妃昨天和今天都很身体欠佳,在我们10:10离开她时,她已经好多了。我们15分钟回到家。

坐着看书看到12点后,房间里没烧炉子,很冷,我卧室华氏59.75°。今日晴,但今晚我们出门前下了很多雪,我们回来之前又下了很多。

下雪的特维斯特大道,莫斯科

下雪的特维尔大街,莫斯科 by Schubert Albin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四十)

  1. KL says:

    安没一起散步就慢慢地走,看风看景看路人,悠哉游哉。两妻妻的日常除了散步就是聊天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