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七)

11月18日(星期一)

早上收到费教授的包裹,附很客气的便签,有贺拉斯《颂歌集》第二卷第14首《Ad Postumum》的印刷本,第二卷第10首《Rectius vives, Licine》的手抄本(他自己抄的),两支德语诗谱曲。另有四颗小矿石标本,一张达盖尔银版照片。他真是特别聪明,博学、和蔼可亲、保持着童真,他的这些礼物让我非常开心,它们将是我在莫斯科期间最愉快的回忆:教授的才华,美,拉齐维尔亲王妃的优雅……写完以上,时间为11:30。

去林荫大道,从12:30走到1:45。安用了37分钟和我一起走了2圈,然后又走了3圈。

拉齐维尔亲王妃的马车停在门口,我仔细研究了一番。一男(来自意大利米兰)一女(来自德国科布伦茨)向我们展示了马车(内部)。维也纳制造的重型旅行车,真正的轿式马车 ,名厂定制。全采用的桃花木,13圈的弹簧……(省略马车细节800字),车身漆有拉齐维尔家族和乌鲁索瓦家族族徽。这车满载时,肯定不会少于2吨到2吨半的重量。

1840年的轿式马车设计图

1840年的轿式马车设计图

上楼,刚准备更衣,拉齐维尔亲王妃亲自来向我们道别,这是她的第一次到访。她今天身体好些了。对我们的套房表示很满意。她已经让Howard太太许下承诺,无论何时,只要她来莫斯科,都会接待她。她对这次她的那个套房很喜欢,俄罗斯缺乏优质的旅馆,没人关心短期住客,他们要么就是将就一下,要么就去了私人住宅,这套公寓很漂亮。我提到我曾想过,如果她没有父母家可去,我们也许可以共同居住,安排得好也许双方都不会尴尬。她说,下次再说吧(c’est pour une autre fois)。我很高兴看到她好多了,但还是觉得她拒绝我的提议是不对的,我提议把她的病历匿名后交给贝医生看看。并没有!她说,她不是拒绝,而是,她能怎么做?他们把询问医生的事推迟到明天,这里的距离如此遥远,他们直到明天才有时间面谈!我说,这件事我安排需要时间。是的!她说,你可以把回复告诉我母亲。我说我真的对此事有兴趣,会尽我所能帮她。拥有社交魅力,但我们每个人都偶尔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如果我的医生朋友手艺不够好,他可以指名推荐伦敦对这类病最有经验的医生;然后决定权也一直在她(R亲王妃)手里。她说她心怀感激,但人皆如此,不可能对每个人都真正地怀有兴趣。她和我们一起坐了10分钟或更长一点,大概是2:30吧,

她亲吻了我们俩,作为我的好邻居,告辞而去。

就在拉齐维尔亲王妃离开时,Gross拿上来戈尔恰科夫亲王妃的名片(一张给安,一张给我)。我换了衣服,本来是准备去拜访奥尔加·多尔戈鲁科夫亲王妃,还没出门就已经3:15了,因此只去了Mathias的店,为安的帽子付了款,留下上一顶帽子要改,亲王妃说Sichler的样式最好。

出门前写给Camidge牧师写了条子,把看完的24份报纸还给他,致谢并约了改天见面。

回来写日记,读俄语语法,晚餐,之后安和我在房间里走步。然后喝茶。我在俄语语法上进步了一点,但我没有太努力学习,每天定期学一小时会有所帮助。

今晚写了一页回信给玛丽安娜,直到12:30。今日晴朗,现在12:50,华氏15°。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