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二)

11月13日(星期三)

早间气温播报,上午读俄语语法直到费教授来,他大约12:15来的,停留到1:10。

费教授给了五个小矿石标本,两颗蜜蜡石,一颗锆英石,一颗透视石和一颗石榴石。

(每颗标本说明,略。)

费教授在他送的四本小册子上都写了AL的名字,并表示会找一本他的大部头《莫斯科化石地质学》还有他的作曲集送给AL,都是他自费印刷赠送亲朋的。(费教授想介绍一位英国人埃文斯先生给AL认识,AL婉拒了,社交太忙,实在分身乏术没时间学习。费教授允诺为AL写介绍信给喀山大学的校长。)

写日记写到2:23,天色灰暗,但还是晴的,必须出门走走。3:10出去走了40分钟,4点前回家,天看着太黑了,一定更晚,实际上是我的Perrelet表又开始走错,这表不值钱了。在客厅和餐厅之间走了半小时,更衣,晚餐。我们应该是5点回来的,不是4点,今天在林荫道上只走了2圈。

读俄罗斯语法到8:05,然后去亲王妃那里喝茶,直到10:30她吃完夜宵。今晚有一位多尔戈鲁斯基亲王妃(1)在,大约26岁年纪,非常神采奕奕,散发着魅力,有美丽的眼睛。(她)去年夏天在巴登巴登,去年冬天在罗马,和一群英国贵族一起,德文郡公爵,什鲁斯伯里公爵等等。什鲁斯伯里公爵的女儿们,两位塔尔波特小姐,一位肤色浅,一位较深(是个美人),都嫁给了意大利钻石王老五:极其富有的多利亚亲王,也很富但没有那么富的博尔盖赛亲王。冬天在罗马就别想找住处了,都被英国人包下了。D亲王妃非常彬彬有礼,表示很高兴认识我,将会互访。R亲王妃说,你会发现她家府第非常舒适,他们家不办大型聚会,但非常舒适。

奥尔加·多尔戈鲁科亚亲王妃肖像

奥尔加·多尔戈鲁科亚亲王妃肖像

 

R亲王妃请我们明天4点吃饭,我想我们会调整时间。今晚没别人,只有我们和D亲王妃,她身体不好,9点多一点就走了,她抽了一支雪茄,于是我也抽了一支,乌鲁索瓦(亲王夫妇的朋友)的英国年长女士也抽了,非常愉快的夜晚。

奴隶制对人们有利,对贵族是损失而不是利益,农民附属于土地,不是属于地主,不能列为明细出售 ,现在是违法的。20、30 年前是可以做,但当时是协商解决,现在政府出面干涉,就不能这么做了。这事外国人不懂,他们对俄罗斯知之甚少,奥地利皇帝居然问出“沙皇村和巴甫洛斯克宫是在莫斯科旁边,还是在圣彼得堡旁边”这种问题!R亲王妃充满活力、能言善辩(法语)今晚很美,在D亲王妃离开后,她谈到这些话题,多么美丽的女人!(/法语完)

今晚我又好了。昨晚和今天我的烦恼只是虚妄的想象而已,但今后我会谨慎从事。

站着和安聊了25分钟到10:55,然后写日记,写完最新的20 行,直到11:20,桌面温度华氏55°。

 


人名:

(1)多尔戈鲁斯基亲王妃,疑为多尔戈鲁科亚亲王妃(Princess Olga Dolgorukaya,1814-1865),娘家姓Bulgakov。她是沙皇尼古拉一世宠爱的宫廷女官,1831年她与亚历山大·多尔戈鲁科夫亲王(Prince Aleksandr Dolgorukov,1810-1873)结婚,成为亲王妃。曾任外交官的多尔戈鲁科夫亲王常旅居海外,后举家搬迁德国巴登巴登,直至去世。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三十二)

  1. KL says:

    这些许日子,AW的明显作用就是陪伴AL林荫大道散步和聊天,其他时候大多处于mute状态。之前一天怼AL时看出些情绪变化,其他也没什么特别起伏了。无法回去打理庄园事情,内心焦虑之余,也没其他办法,只能见步行步了

  2. Yuurei says:

    当代人对这群人的日记恐怕有些不切实际的期望(可能是日记体文学惯的?)。如果看Ann Walker的日记,里面的Anne Lister比这也多不到哪儿去。说到底,(此时、本圈子)日记是关于“我”的行动和见闻。某种程度上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w

  3. Lang says:

    似乎是,没消息(走几圈不算)就是好消息;有消息,不是垂泪就是all wrong。说“老李你也是dull”那种神级的语录,只是少数惊鸿一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