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八)

11月9日(星期六)

晴朗的早晨,中午12:10,华氏61.25°。

绘画老师和里希特先生9:30到了,前者带了四幅画,一幅皇帝肖像和一幅女性人物肖像,都是1/2长度小型画框尺寸,另一幅水果,一幅花卉。收费10卢布一课,画风完全不是我们想要的,我礼貌地解释了这一点,让他走了。我也放弃了在这找绘画老师的想法。

里希特先生本应准备植物学课,讲隐花植物,但他没备课,请求改对话课一小时。讨论了我们的西伯利亚之行,他说小姐受不了严寒,我们应该三月出发,搭最后一班雪橇车去巴尔瑙尔看植物。(法英夹杂的植物讨论,略)里希特还提到他有一位在格鲁吉亚的德国植物学家-摩拉维亚牧师朋友,到时可以陪同。请里希特帮我咨询去格鲁吉亚和伊尔库茨克的费用,他说俄罗斯传教团会去北京的希腊修道院,每十年派出一次,明年有团。我问有没有可能参加?不行!上次去的天文学家和植物学家深入乡村去探险,冒犯了中国朝廷。

里希特先生11 点走,我们还没吃完早餐,Marc先生派来送汇款的小伙子到了。按1英镑兑21卢布的汇率,换回共200英镑等值的卢布,按170镑和30镑两笔分开装。叫来Gross夫妻俩,付了两人半年工资共621卢布。Gross要求按几尼(英镑)算(1),AL翻查4月13日日记,补到652卢布50戈比。现在汇率损失太大,Grotza每周2法郎的洗衣费先记账,以后再补。另,Grotza在伦敦付的一笔钱(是她的错)未报销,一英镑六便士。

2 点出门,先在总督处留下名片,然后是阿普拉克辛女士处,古多维奇伯爵夫人处, 然后去帕宁伯爵夫人处。她刚上车要离开,但爽朗愉快地回来接待了我们。她非常和蔼可亲,好心,友善,彬彬有礼。她陪女儿上课(俄语课),只有周五下午两点前有自由时间。下周五会陪我们去大学的自然历史系,下周二12点到2点,她会带某某夫人来和我们认识。(她说)总督夫人不在家时,我们去留名片是不符合俄罗斯礼仪的,但是在阿普拉克辛女士和伯爵夫人那里留名片就可以。

3:25离开帕宁伯爵夫人,2分钟后到我们的林荫大道,今天去了另一头。安和我从3:27走到4:46,走了4个圈。 开始有阳光,第1圈还是第2圈后,看见澄净美丽的玫瑰色落日,还有金红的烟霞,像昨天一样。4:54到家。

写日记写到5:15,发现桌上有4本费舍尔先生的手册,还有一个小袋子内有7颗小绿松石,原来费先生本人来过。另发现里希特先生的便签,问我们明天去不去大学。我写了回复:去!谢谢邀请,因他提议和我们同行,请他明天1点过来。

安的房间隔壁有2位绅士,吃饭说话声音大到就像他们在我们房间一样。更衣,6:20晚餐。

8点左右到库塔索夫伯爵家,喝茶,主要是和他聊,停留到9:40。

然后到我们的R亲王妃家,在9:50到11点。10点吃了宵夜,坐下聊天,今天她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尽管她说她眼睛更不舒服了,亲王妃各种称赞,赞扬伯爵和伯爵夫人的孩子们,赞扬他们的眼睛,还有挂毯(伯爵夫人做的挂毯非常漂亮)。

sophia_urusova_by_alexander_brullov

索菲亚·拉齐维尔亲王妃,1830年代 by Alexander Brullov

(在库塔索夫家)有谈到拉齐维尔亲王妃的美貌和优雅举止,伯爵说,没错!真的,尽管过去四年她变了很多,她曾是全俄罗斯最优雅的女人,总是出入皇宫。伯爵和我谈到俄罗斯,沙皇和皇室的威仪天下(军队人数,略)。可惜(俄罗斯)王储亚历山大王子没娶到我们女王,不然二人可以一统天下。他一定要去旅行,几年之内一定要去英格兰看看。整天跟马儿一起会毁了他自己。他有一个种马场,全俄第二个,有1,000匹马,能带来的收入据他说每年50万卢布?马场占地24,000平方阿邪,横穿他的庄园要3天,400或500俄里,是莫斯科的十倍。哦!不止,他还有2个城镇。俄罗斯第一马场是奥尔洛夫女伯爵(宫廷女官)(2)的,有2,000匹马,她从父亲那里继承的,她是帕宁伯爵的大姨。还谈到谢尔盖·戈利岑亲王的豪华大宅,藏画,铜像等等。

在亲王妃家见到她父母和那位年长的英国女士。

感觉(在亲王妃家)越来越自在了。今日晴,库塔索夫伯爵说今天列氏-15°。现在晚上12:15,我看温度计是-12.5°=华氏2°,我桌面温度华氏61.25°。和A一起待了一小会。


译注:

1 在4月13日日记有记录,Gross夫妇应聘时,谈的工资是英镑(约等于几尼),Gross一年40,Grotza一年20,另,每个支付期4法郎零花。AL这天用621卢布结两人的半年工资,按汇率不够30几尼,以及没给零花。

2 奥尔洛夫女伯爵,应为Countess Anna Orlov,来自贵族奥尔洛夫家族,是阿列克谢·奥尔洛夫伯爵的唯一继承人。她叔叔Vladimir Grigorievich Orlov(1743–1831)的女儿Sofia Orlov,也即她的堂妹,与帕宁家族的尼基塔·彼德罗维奇·帕宁伯爵(1770–1837)结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3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八)

  1. Yuurei says:

    是搭最后一般雪橇去看植物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