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七)

11月8日(星期五)

晴朗的早晨。9:25至 10:03里希特先生的(俄语)课,主要是对话。他提到了绘画老师,明天上午带来见。

古多维奇伯爵是贵族领袖(Maréchal de la noblesse),他是被选上这个高位的,估计再升一步就是总督。在这里,财产将平均分配给儿子们,七分之一对寡妇和女儿来说也足够了,如果她有女儿的话。如果再多一个女儿,七分之一是法律规定她能拿的全部吗?在莫斯科拥有一所好房子的话,每年有3,000卢布就够。谢尔盖·戈利岑亲王非常富有,他是最富的贵族吗?不是?那一定是谢列梅捷夫了?这里的商人,蓄着胡须,坐拥数百万,每年数百万卢布。3万卢布已算不错的收入,外加皇帝给的5,000卢布,再加总督薪水,再加宫殿豪宅,可能还有其他各种津贴。

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古多维奇伯爵肖像

安德烈·伊万诺维奇·古多维奇伯爵肖像

 

10:45到11:40早餐,写日记到11:55。

然后帕宁伯爵、Marc先生、古多维奇伯爵先后到访,然后和安聊到3:45。

3:55来到林荫大道,安用55分钟走了3圈,我用1小时10分钟走了4圈,她坐在马车里等我。5:10我上车,列氏 -9.5°,大约华氏10°,回到家,桌面华氏62.5°,最多列氏14°吧。晴朗的一天,我走了路,觉得精神振奋,整个人都好了。我跟沃克说她真棒,抗住了华氏10°,也即比华氏冰点还低22度的气温,她只答道,她没出声而已,其实不喜欢这寒冷。哦,好啊!别管她有时表现得有多喜欢西伯利亚之行,这是不可能的。要慎重考虑。我们在第一圈时碰到古多维奇伯爵,他看上去气色很好,并问我们抗得住冷吗?我回答说,挺好的。啊呀!这回答只代表我自己吧?我见过安在家里更扛不住寒,我觉得在巴黎的话她会冷得更难受。

6:15晚餐,餐后和安一起走了一会儿,然后学俄语语法,打瞌睡。

拉齐维尔亲王妃派人来说,8点左右茶就备好。我下去她找她,她父亲和那位英国女士在,很快亲王妃母亲到了,后来库塔索夫伯爵夫妇(亲王妃的小妹和妹夫)也来了,今天上午Marc先生来访时,她叫人送来火鸡羽毛针织围巾,85卢布。明天我把钱给她,已约了明晚7:30去她家喝茶,看完化妆品后,大家一起到R亲王妃这儿再聚。Gross照例过了一小时左右来接,但亲王妃留我们,我们都是好朋友了。

留下吃了宵夜,可口的宵夜:蛋黄酱鸡肉,米蛋糕,奶油巧克力,两样都很可口 (我没吃米蛋糕),大家10:35离开的。他们都认为我们的房租和生活费给得太高。餐厅应该添几盏灯。我和R亲王妃谈了一会儿她自己的事,她明年要去伦敦问医,我提出我可写信问问我信得过的医生的意见,此事我们会再详谈。

学俄语语法,叫Grotza来直到12点后,凌晨12:15时,列氏-13度,华氏1度。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二十七)

  1. KL says:

    老李在莫斯科见到的贵族,不是亲王就是伯爵,也够高规格的了。对崇尚上流阶层的她来说,真是人生高光时刻。如果她一个人来,可能常住下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