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十八)

10月30日(星期三)

早上读了一点莫瑞,大约9:30之后见毛皮商,然后和Howard太太聊到11点。

然后本想去拜访费舍尔太太的,但11点半我们这的神职人员Camidge先生来了,坐到1点半。Camidge先生是位体面的好人。我谈起Howard太太和房租,他说听说了我要找Howard太太谈,我跳过这个话题,提到孤儿院还有Marc先生说的那些,我说我们和Howard太太相处越多越喜欢她,实际上也没想要离开她,只想知道我们是不是付了高价。还谈到本地的路况与人,诸如此类。这里没有隐私可言,每个人都在八卦别人的私事。

Camidge先生的活动范围于教堂,对这个国家知之甚少,最远只到过下诺夫哥罗德,他会帮我们打听道路的信息。我写日记到2:40,然后写了条子给里希特先生,请他周五早上9点来。

出门,3:15到了大道(特维尔林荫大道),走了半小时,比昨天多了两圈。阳光明媚,但Leopold说是列氏12 度 = 华氏5º。我不觉得有这么冷。回到马车上,才觉得脸好冷。

然后去Karitny Rad(按发音记的)看了看,马车一条街,相当于莫斯科的朗埃克。全新莫斯科制造的四轮马车,本地人最爱的深蓝色,要2500一辆,有优质坚固的弹簧,做工精细的车厢。车厢固定在雪橇上的马车,叫Vossak?冬季旅行非常方便和干净,新车750 一辆。这些马车我看并不怎样。Vossak如果租的话,月租125。

4:45回家。下午散步时暖和,看马车把我们看得有点冷,回来后,A-和我在餐厅里走步,走了15分钟才再次暖和起来。6:20吃完晚餐。

穿皮草的商人,1920

穿皮草的商人 by Boris Kustodiev,1920

今天上午从毛皮商那里买了一件西伯利亚狐狸皮的斗篷衬里,210卢布。Howard太太说挺好不贵。A-希望在另一家(Gastinoi Dvor购物廊) 看看再买,Howard太太明天陪我们一起去。今天这人没带貂过来,有西伯利亚猫和小灰鼠毛,后者只是好看,但既不保暖也不耐用。女士们爱戴的貂皮领子,就算是干的貂皮都没有80以下的。质量一般的浅色貂皮都要160,我喜欢一个开价200。这些貂皮领子(小披肩)要价高达500或600。 Howard太太送给布莱太太作为结婚礼物的皮草围巾花了600,而且还不是最好的,最好的要1500左右。貂会越慢慢便宜下来的,现在人人都想买,价格就贵了。

(Cammidge先生谈英格兰教会在俄的情况,他焦虑的是,莫斯科分会只是由会众和一间公司筹款来支持财务,略。)

谈到我们的计划,一切都未定,但我想坐雪橇做点什么,预计一月份离开这,走之前不想搬家。给一周以来读的书记个笔记,当作粗略索引用。读莫瑞《地理百科全书》的鞑靼利亚后半部分、俄罗斯的里海部分,1062页到1072页,非常有趣。

(摘抄莫瑞和罗伊斯顿,内容包括高加索地区女性的“有趣”的外貌监管和贞操带,地理,水质,土壤等,略。)

今日晴,现在晚上11:20,桌面温度华氏 64.5º 。

页边:

买皮草

看马车

英格兰教会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