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十七)

10月29日星期二

今早地面有2~3 英寸深的雪。上午 8 点 40 分,华氏 61.25º,不知道户外温度。读了一点莫瑞的土耳其和叙利亚篇。然后和Leopold结了直到今天的杂费,工资以后慢慢结。问Gross能不能站马车后面,他说,可以!他不介意,但他语言不灵,我说那都无所谓了。

然后和Howard太太谈了将近一个小时。明天上午9点有人送皮草来验货。下诺夫哥罗德的展销会7月20日开始。有蒸汽船从圣彼得堡到下诺夫哥罗德、喀山、阿斯特拉坎,从这出发,必须经陆路到奥卡才能上船。

提到某卡麦伦上校,AL想会不会是Lochiel的卡麦伦家族的人。牧师Cammidge会来访,他人在英格兰的太太据说精神错乱了。

本该11-12点做社交拜访,明天此时去拜访费舍尔太太,也许可能在Thal先生家遇到我们不喜欢的人。Thal先生是个枯燥无趣的商人,大概是做染料木生意的。Howard先生有过一家染色厂,曾经用200英镑的年薪雇了个英国工头,不对付,加上原材料贵,没什么利润,目前不做生意了。哪天晚上得找他来聊聊贸易和道路情况。Howard太太原本是Davis小姐,她奶奶是苏格兰Ogilvie家族的。然后坐下和 A-聊天。

2:20出门去林荫大道,路上的雪扫过了,步道漂亮干净,我和A-在35 分钟内转了两个圈,不像昨天那么冷。我们边走边聊,谈到一月去阿尔汉格尔斯克,二月去贝加尔湖。

tverskoy_bulvar

冬日莫斯科,特维尔林荫大道,1900

然后到靴子店。Howard太太说应该4卢布,那男的开价9,我还价5,没戏,走人。我们是在Coroliva楼上一间小房间试靴子的,出来时再问,7卢布。驱车到另一家店子,开价7,还价5,成交,靴子有毛皮衬里,质量和别家一样好。

3:50去孤儿院。见了两位女士,同意带走我们见过的两个女孩中的第一个。每月工资 10,视试用期长短按比例结算,她随时会被送回来。星期四下午我们派马车来接她,给了她主管15卢布给女孩置办一条裙子,另给10卢布买平纹细布(薄棉布)让她做披肩并刺绣,我说最好院长助理女士(她会说英语)来看看,但那位女士今天不在。此外也商讨了小姑娘的宗教信仰,去教堂礼拜的时间安排。和两位女士谈了大约半小时。

平纹细布有刺绣装饰的披肩,1835年代

平纹细布有刺绣装饰的披肩,1835年代

5:40回家晚餐后在房间散步,然后读了一点施尼茨勒的1835年版《俄罗斯、芬兰及波兰》的几个章节,包括Radziwille家族介绍。喝晚茶,写日记,然后继续读施尼茨勒的芬兰和喀山。

今天下午散步时飘了一点雪,虽是小雪,使步行略有不便,否则也算是晴朗冬日了。我们的公寓太暖,现在12:15,桌面温度华氏63.25º。


人名/书名

1 施尼茨勒:Jean Henri Schinitzler(1802-1871),让-亨利·施尼茨勒,又名约翰·海因里希·施尼茨勒,生于斯特拉斯堡,卒于斯特拉斯堡,法国历史学家和统计学家,著有《俄罗斯、芬兰及波兰:俄罗斯君主帝国各部分的统计数据、地理和历史》(1835)等历史书籍。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