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9莫斯科之冬(十一)

10月23日星期三

今晚A-的大姨妈来了。

上午在家抄介绍信。昨天已经抄了哈德逊先生给A. Marc律所的,今天抄了哈德逊先生余下的两封,以及德·费舍尔先生的三封。

安静的早餐,收到Marc先生的便签,他将“有幸拜访”,“上午就来”。

大赞哈德逊先生和德·费舍尔先生的介绍信(赞扬用了整句法语)。然后Marc先生来了,停留超过一小时,到1:45。他对与我们见面很满意,他人彬彬有礼,实际经验丰富。

我们告诉了他付给Howard太太价格,太高了,他会帮我们把租金降下来,不然就另觅别处。他认为一半的钱就够,不用给1550先令一个月,给800先令她就该满足了。顺便说了一下单间租金的价格。他不反对我们从孤儿院雇佣一个女孩,觉得是个好主意。

他建议把哈德逊先生的介绍信给 Thal兄弟律所,据他所知,Thal先生的太太是英国人。Marc先生本人是德国人。俄语老师的事,他会帮我们询问,并建议我们问过德·费舍尔先生再做决定。

把A-和我的名片装进给德·费舍尔先生的信封,给的德·里希特先生的信,给Thal兄弟律所的信也同样处理。弄完这些2:30。

莫斯科Gostiny Dvor购物廊(1824)by Roman Kuryatnikov

莫斯科Gostiny Dvor 购物廊(1824) by Roman Kuryatnikov

2:50出门,去Gostiny Dvor购物廊,在Michael Ephraim Volkov的店,他给我展示了好多里子料,一般的貂1000一件,他店里最高级的貂要7000,还没拆包,不给看。水獭 400,小灰鼠300。不太肯定A-有没有写对,还有便宜的兔毛衬里,大约 100,西伯利亚猫的贵些。看皮草必须得一遍遍仔细检查。有一条深色围巾,看起来像貂,开价80。完后在伦巴德周围逛到5点。

回来上马车,分别去Thal兄弟律所、德·里希特先生、德·费舍尔先生处留下介绍信。

晚餐后在房间里走动,然后A-写她的日记,我读Hooper的《医生手册》,读着就打瞌睡了,然后喝茶,写完今天的日记,读俄语语法。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译文 and tagged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1839莫斯科之冬(十一)

  1. KL says:

    AL真的真的很喜欢走路,在房间里都静不下来,还在走动。真是奇人!

    • Lang says:

      沃克也一起走,她们在莫斯科几乎每晚都会walk about the room,没gym,只能这样了 ;P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