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格兰之夏1828·之五十二  倒数第二日,去镇上散步,和家人逐个谈

托伯莫里镇和Aros Park间的步行风景

7月30日(星期三)

8½ – 1:00

依然没做

9:10早餐。然后与麦克林夫妇还有Albane坐在早餐室谈了谈他们的出国及费用等事然后和McL小姐谈,我求她跟她哥哥谈去巴黎的钱。1:30,McL小姐,Albane,她哥哥还有我,我们一起步行去托伯莫里。Albane和我先走一步,我们边走边聊。他们走了一半路程就折返了,我们则继续前进。

我们去拜访了石匠妻子麦克道戈尔太太,一位相貌举止非常得体的女人,我们和她坐了一会儿。接着去了旅馆,然后去Cuthbertson先生的出租公寓,询问阿伦·麦克林上校(麦克林老太爷的弟弟)及夫人到了没有。还没有!和他们一起坐了一下,发现“牧师”也在。他要带我们看他刚刚完工的崭新整洁的宿舍和崭新整洁的小教堂,他算下来只能容纳300人,本来他提交给新建教堂资金专员的申请说明了要服务1,500人的教区的。我们和他的小娇妻和岳母一起坐了一会儿,他们说想留我们,说到做到,还招待我们喝了波特酒,吃了李子蛋糕和饼干。然后我们去看教堂。没一扇窗户能打开的,目前还没法解决,得等承包商自己认错走人,换人接手才能补救。教堂里非常闷热,在里面半小时都呆不住。都是通椅通坐,除了牧师的包席。正对讲坛的小偏厅是留给麦克林老太爷的(他出的费用)。

然后我们去了盖尔语学校。在这任教的珀斯郡来的卡梅伦先生是位优秀教师。学校刚成立两年,进展令人惊讶。按汉密尔顿教学法教学,分四个班级。我们随堂听课和看他们考试,呆了大约一小时三刻钟。住在那儿的拉克兰·麦克林医生(Dr Lachland McLean)和我们一起渡海湾。15分钟过海湾,4:30到家。

5点就吃了晚餐(麦克林医生今晚不住),像往常一样8点左右茶点。我10.30回房上床。Albane上来和我坐聊,一直坐到McL小姐上来。我说,知道目前有金钱上的困难,我认为去巴黎的事只有放弃了。然后我们也就敞开了谈他们的家庭事务。我说她最好先别急着建学校,她哥哥最终会出国的,到时会把家产交人托管,她独自一人或者就算像她提过的,和一位女性友人一起留在英国,这日子有什么意思?她说,除非Sibella开口跟她提,否则她不会出国。

然后我坐端正了和McL小姐谈心。她说(和哥哥谈了)拿不到钱,但她可能会动用她的那五百镑。然后我问她父亲有多少钱。一年三百镑。很好,我说,找你父亲拿钱,Albane可以帮忙汇出。她同意找父亲要五十镑。我说,我认为Albane和她之间有一些误会,我觉得Albane会乐意和她一起生活的。是的,但Albane必须先认错和解,因为事到如今,她对Sibella的种种言行举止,让她不想和她一起过生活了。McL小姐和她哥哥谈了他写过的那些信。他表示后悔,但是,对她还保留着那些信感到遗憾。她告诉我,那是亨特先生让她留着别毁的。我说,他是对的。我还跟她提到,在巴黎生活,或许一百镑一年也是可行的。

今晚邮差从爱丁堡带回了我24号寄给姑姑的信,邮费未付退回,让我大为光火。今日晴。今晚有一位来自Borera或对岸的Drimnin的麦克林先生,来访。我周五将搭乘蒸汽船去格拉斯哥。


1 老李为争取McL小姐的巴黎之行,开始了全面动员,昨天和哥嫂谈,今天和妹妹谈,并求McL小姐直接开口哥哥谈费用,并开始打老岛主的主意。能屈能伸,巴黎年生活费由250镑直降成100镑。

2 岛主大少爷和McL小姐似乎有过节,“那些信”具体是什么不知道,推测大概率是责备指摘等引起不快的事。侯门似海,McL小姐和哥哥妹妹似乎都不是很亲近,如此看来与老李一起过,是个更好些的选择……

3 去程已定。:(

图:托伯莫里镇和Aros Park(德利姆芬庄园)间的步行风景,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译文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