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旺角听巴赫

演出现场照,来自Die Konzertisten合唱团脸书,摄影Martin Lee

演出现场照,来自Die Konzertisten合唱团脸书,摄影Martin Lee

能在香港听复古乐器演奏的巴赫康塔塔,而且是本地乐团,是件开心事,一定要去支持一下。在脸书上看到消息的当天我就订了票。当时也没仔细看演出地点,以为是去过两次的金钟后山坡上那间教堂。到了演出的前一天,定睛一看,才发现这间圣公会诸圣座堂是在旺角。

完全不熟悉的地域,在地图上查了一下,附近的街名真有趣:白布街、黑布街、染布房街。脑子里立马出现了染布作坊以及布匹商号的画面……

当日下午早早出了门,毕竟很久没去油尖旺。2号正值黄金周,旺角的街上的游客却没有我想象中多。找到这教堂,其实在窝打老道边上,与弥敦道有一点距离,也因此闹中取静。附近两条街上是一些食肆、小酒吧、甜品店和住宅楼,与街名早已无关。

准时入场,教堂内部白色为主,现代简约,没有太多内部装饰,目测大约两百座位。听众还不多,我就走到前面找了个位。前面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穿黑色晚装裙的姑娘,对着乐手在讲什么,她转过身来,我认出就是今晚的独唱的女高刘卓昕,人很年轻,面目清秀,跟坐在我前一排的中年女士说话,言谈间听出那是陪她来演出的妈妈。穿着黑色正装的小个子乐团和合唱团指挥杨欣诺走来走去,热情地和观众中的熟人们打招呼,合唱团成员们三三两两在台上两侧坐着,古乐团的乐手在调校和摆放乐器。场地光线明亮,我抬头望去,右边墙上有个龛位,里面是管风琴的音管。

863413129a

当晚场刊制作认真

今晚的曲目是三套JS巴赫的康塔塔,包括BWV 99 《Was Gott tut, das ist wohlgetan》 BWV170 《Vergnügte Ruh, beliebte Seelenlust》和BWV 30 《Brich dem Hungrigen dein Brot》,由本地巴洛克乐团Cammer Mukicus复古乐器演奏,并请来韩裔古双簧管手Yongcheon Shin加入阵容,由室内合唱团Die Konzertisten任合唱,SATB由四位本地独唱歌手担任,基本都是走巴洛克路数的班底。

以BWV99开头,起首就是合唱,很能调动气氛,让听众一下就进入了状况。

今晚的曲目吃重的独唱声部是假声男高,唱段最多。担任此声部的潘子健,高音还行中音就有点弱,有些句子也略生硬。男高唱得较少,没给人留下什么印象。男中音不错。女高音今晚不如上次唱《弥赛亚》那么惊艳,声音还是很明亮悦耳,唱腔还是优雅,但不知为何听起来声音不够集中,她唱段也不是很多,只有一支咏叹调,一支和CT的二重唱。

女高和两位recorder演奏者

女高和两位recorder演奏者

器乐部分总的来说还是有点毛糙,乐队声音不够通透,提琴声部的线条有点糊,键盘的音量大了一点,因此巴洛克双簧管的声音时常被淹没。

个人最喜欢的曲目是BWV 170,听过很多遍,Goebel指挥科隆古乐和Kozena合作录的那张《巴赫家族与孔蒂作品选》中的版本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以至相较之下有点失望,总觉该快的拖该慢的赶,音色方面,我也是更心仪mezzo-sporano。

总的来说,这几支康塔塔选得还是挺好,能在香港听到使用复古乐器的完整现场版,怎么说都是美好的体验。

演出完后,走出门才九点多,心想夜还年轻,于是决定附近走走。这地方在旺角和油麻地之间,沿着豉油街一直穿出去,就能到弥敦道。 从秩序井然地教堂出来,过了一条街,也就二三十米光景,就像到了另一个世界。

街头歌舞

声音和光线集中爆炸,灯红酒绿锣鼓喧天摩肩接踵人头涌涌,到处歌声喧闹,像是在比赛,有个女人拿着麦克风站在马路中间唱歌,身子摇摆,神态自若,唱不多久就有一对男女出来合着拍子跳舞,女的穿着黑色舞裙,一边长一边短,缀着假羽毛,一摆髋就可以甩成一朵伞那种,她的男舞伴是一个中年汉子,个头不高,肌肉精壮,穿着紧身白背心,黑色运动裤,脖子上一条粗粗的金链。金链汉子面带微笑,认真地跳着舞,让我感觉走进了港产片。另一条街口,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叔弹着电吉他三十年前的英文歌,他跟前的小小一块空地上,一个穿运动服的老女人随着拍子拍手跳舞,也不在乎有没有人看她,或者笑她。

这些声音互相较劲、缠绕,却又合为一股洪流,合着人们的拍手声,笑闹声,让红红绿绿的霓虹和街灯更生猛摇曳了。然后我想起两三条街外的教堂里的巴赫,那工整又立体的音乐,仿佛飘了起来,升上了夜空,与地面上的各种,既若即若离,又共为一体。

JS巴赫生了一大堆孩子,估计也是喜欢热闹的,如果今晚来旺角,也会带小孩们逛个街,吃个热腾腾的宵夜吧。要不要和黑色毛毛裙女子跳个舞?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