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里看雪飘过

这是一个沉闷的故事,而且还讲了两次,情节很简单,一个中年导演出差时有一个空闲无聊的下午,偶遇一位文艺女青年。这位名叫咸春洙的导演,被画画的尹希静吸引,从搭讪到参观工作室到共进晚餐到晚上去希静的朋友家做客。第二天他们作别。

就是这样。

然而,如果有足够的耐心看完第一遍,我觉得,你有可能去看第二遍,也许会觉得趣味横生。确实这故事讲了两遍,乍看是重复,也没有惊天动地大反转,却因为细节的不同,有着不同质感。就像第二版开头,寺庙的场景看起来一样,只是多了阳光。

第一个版本里,导演言语勾搭,在寿司店酒过三巡,希静借着酒意道出孤单和倾慕,导演却隐藏了自己已婚的事实,直到在希静朋友家被追问才说出,令希静心情大坏,二人不欢而散。第二版,同样的场景,类似搭讪对话,导演显得较为坦率,希静则较为矜持,并且当即反驳导演对她画作的评价,导演在寿司店直言已婚之事,失态地痛哭流涕对希静说爱,还送她戒指,然后跟她去朋友家,第二天她去看了他的电影。

p2269209882

剧照,希静与导演在寿司店

没有大的戏剧冲突,情节在对话中推进。而那些对话都是那么地尴尬,半真半假的搭讪,词不达意的问候,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套话式评价和恭维。一切在语言中打转,起泡,上涨和消退。这对白写得十分高妙,看似笨拙,无限贴近真实生活,实际是经过提炼和安排。作为观察者的我们,一定能感觉到,说出的语言和两位人物的真实内心存在着距离。而这距离有多大,它几时近,几时远?都耐人寻味。

就像他们第一次去希静工作室,希静说咖啡没有了要去给导演买,两个人来回说了好几次,去或不去。但我们感觉到话里的情绪,明显与咖啡没有关系。

生活不就是这样处处是沉默孤独?人们说出无数个句子,却沟通困难,见到一点“心意相通”的火星就想抓住。心意相通的时刻,也许是一刻情真,也许只是伪装逢迎。或是为了“感受自己还能够爱”——换而言之用爱感动自己,或是为了“我没有朋友”而今天终有一人欣赏而欢喜。

这些时刻,是语言接近内心的时刻,但它们往往短暂,说出口之后,只在空气中留下尴尬,要用无数个口不对心的句子来掩埋。

搭讪的依然不高明地搭讪着那份超然世外的美丽,被搭讪的依然从有知识文化光环的陌生人处得到欣赏而欣喜。虽然他们两个人其实并不了解对方,也没有认真打算深入了解。

但人与人终究不同,希静似乎想要了解导演多一些。第二个版本临尾有一句台词,希静说,导演我喜欢你,我要把你的电影都看一遍。

p2376692078

剧照,最后,希静去看了导演的电影

这句话听起来真是抵死文艺,而且充满了仰慕和爱,但是在第一个伪君子版本中,被逼问出真相导致与希静不欢而散的导演在次日分享会上情绪爆发,怒斥为什么要追求完美电影表达的语言。那么,从作品中了解到的,是真实还是想象?是那人内心的真实情感,还是语言表现的刻意重建?

这是一个悖论。

希静未必不知这一点。但希静有她的处世之道,既有深夜归家就不出去的爽约,也有她文艺的一面。既然电影中有想象的世界,为什么不?

这部颜值普通(小城外景普通,人物衣着普通,男主的造型甚至在普通之下)的电影,最美的一刻,就是结尾,电影散场后,希静拉起外套衣领,独自走了,她的背影渐渐远去,消失在纷纷扬扬的雪中。

小城的老旧和凌乱消退,白色使一切变得简单干净。

靠对话撑起叙事的电影,演员就十分重要。两位主角都拿出了精彩的演技,郑在咏演出了那种斯文猥琐,金敏喜演出了那种孤独和隐约焦虑。他们在咖啡馆和寿司店的一气呵成的几个长镜头对手戏相当出色,尤其在寿司店希静那有控制的醉态。第一版希静在得知导演已婚后,有一个中景和一个特写,她沉默而有层次的表情变化,也很显功力。

说这部电影,不可避免电影和现实的观照。我不知那句“导演,我要把你的电影都看一遍”是不是洪导演借女主之口说出的内心呼唤,抵死自恋。但无论如何,在他的镜头下,女主灼灼生辉。

回头望去,这就像是洪老师涂涂改改写了两遍的情书。

韩国电影《这时对,那时错》,2015。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乱评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寒夜里看雪飘过

  1. 流光 says:

    大金喝完酒偷偷伸舌头那一瞬间真是抵死可爱……
    至于电影里的导演,虽然形象确实没什么好话可说,但看下来觉得他的心意也很袒露,不失可爱。

    • Lang says:

      也是袒露,也是猥琐……

      希静则一直是让人起敬,就算是发飙,你有没有记得第二版她对导演评论她的画发飙?

      • 流光 says:

        记得的,这也是我觉得有点微妙的地方,第二版里导演似乎比第一版里要坦诚一些,但第一版听到导演在别处也说过(当然她不知道)的套话,她觉得受到了触动,第二版她才是生气,这一气之下导演出去抽烟,她后来缓颊,俩人似乎也都有所触动。这种暧昧模糊的地方,看完之后我还时不时会想起来。

        • Lang says:

          是的,第二版导演的言行确实是微调过,他坦诚一些,真小人一些。在寿司店就说了已婚的事,又哭又笑的。第一版导演对希静的画的评价,就是他平时对电影的评价,随口照搬,糊弄一下,希静也没怎么介意。

          第二版两个人的势,因为言谈的不同也不同,希静更有主见以及强硬一些。导演还在那里说什么“要忘记一切的投入”诸如此类,希静就火了,我还不够认真,还不投入?也因此可见,“这一个”希静也是一个敏感人儿,隐约可感内心焦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