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代有才人出(上)

是不是每个女高,都要去录张莫扎特?这是我这两年的口头禅,因为但凡我开始欣赏某女高,去找她们已出版专辑,十有八九会有一张莫扎特,有点儿成了套路。

近两年开始红起来的法国年轻女高萨宾·德维耶,也出了一张莫扎特。这并不是德维耶的第一张CD,她的首张个人专辑是《Le grand théâtre de l’amour》(爱之大戏),收录法国巴洛克歌剧大拿Jean-Philippe Rameau(让·菲利普·拉莫)的咏叹调们,好评如潮,推出后即获2014年法国金音叉奖(最佳巴洛克声乐专辑),德国回声音乐奖(最佳新人),2015年底,就出了这张莫扎特。

新人走到了老路上?

Sabine Devieilhe, ®MolinaVisuals

那就不能简单跟风了。做这个专辑,主创们还是下了功夫的。主创人员即是德维耶与夫君Raphael Pichon,他们两口子当然希望自己的专辑,能在女高音们人手一份的莫扎特咏叹调集里独树一帜,突围而出。

所以他们首先就给这个专辑弄了个主题,“韦伯姐妹”。讲真,这有点儿标题党,因为有几曲跟韦伯三姐妹是八竿子才打到的关联,不过没所谓了,标题而已。曼海姆的韦伯一家与莫扎特的爱恨情缘,网上一查即得,此不赘言。本专辑选了莫扎特给三姐妹谱写的曲子,从音乐会咏叹调到歌剧咏叹调,从视唱曲到弥撒,德语法语意大利语皆有。考虑到专辑整体上的戏剧性,他们在编排上也花了心思,以三姐妹为题,分为三部分,配上序曲舞曲进行曲,几乎弄出一套拼贴剧的样子了,真有巴洛克传统。

并且他们知趣地避开了达彭特三部曲。我不是说三部曲里的歌不经典,也不是德维耶唱不下来,而是,它们被重复录过多次,一则新意欠奉,二则也是珠玉太多。

韦伯姐妹中,大小姐和二小姐最有歌唱造诣。二姐Aloysia是职业女高,曾在维也纳的名院,城堡歌剧院,驻唱。她的高音、优美流畅的连唱以及弱声技巧,据记载尤其为人称道,莫扎特为她写的几支音乐会和歌剧咏叹调,在我看来,正是这张《韦伯姐妹》专辑的精华。

Weber_Sisters

其中特别值得一提的是K294《Alcandro, io confesso…Non so d’onde viene》和K418《Vorrei spiegarvi, oh Dio》。萨宾和皮雄为这张专辑开音乐会和做专访时,常会说到这个主题词,”恋爱中的莫扎特“,这两支极为精彩的曲子,是“有爱”的典范。

而两百多年后的萨宾·德维耶,把它们唱得那么好。萨宾有一副天赐的好嗓,高音很明亮,清澈纯净,轻巧灵活,并且相当有力度,她的技术非常好,花腔出色,呼吸控制一流,弱声美妙。

音乐会咏叹调K294《Alcandro io confesso》的歌词,取自意大利正歌剧剧作家大拿梅塔斯塔西奥的剧本《奥林匹克》,原本是克里特国王Clistene与近臣Alcandro的对白和独白,他初见年轻人Licida,心中一动,说不清这温柔怜悯从何而来(他们是失散的父子,此为后话)。这是当时名本,被谱写过60多次(这个段落我在佩格莱西谱曲版《奥林匹克》里听过,是甚为平淡的一段),莫扎特摘取这段词为Aloysia写曲,不排除是凭歌寄意,完全抛离原剧情,借他山之石为我所用,要姑娘唱出自己心中的纠结。而K418《Vorrei spiegarvi, oh Dio》则是从女性的角度,表现深感于心却又无法声言的爱,这是插入安福西(Anfossi)的歌剧《Il curioso indiscreto》中的一曲,由Aloysia饰演的Clorinda演唱。在这张专辑中,它们并列在一起,恰如镜像,映射出同一样东西:恋爱幻想。姑妄信之,那就是Mozart amoureux。

《Vorrei spiegarvi》起始幽微荡漾,先由双簧管独奏出乐句,女高音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和双簧管应答,中间的几处弱声,那感觉,就像眼见春雪初融,纤细美丽渗入心脾,而到最后一分钟却突然激昂,大幅度跳跃,戏剧性极强,你要做好准备,随她上穷碧落下黄泉。《Alcandro io confesso》也是美在语言之外,温柔怜悯与疑惑纠结来回对比,优美抒情,令人过耳难忘。而那些高音,真的,就像带你上升到几万尺高空的平流层,无风无尘的澄净世界,只剩下心随着歌声滑翔。

 


《Vorrei spiegarvi,o Dio》,2015年11月“韦伯姐妹”音乐会现场版

此外,Aloysia的曲子还有高音上到平流层的高难度咏叹调《Popoli di Tessaglia》,令人舒心微笑的精巧小品《Nehmet meinen Dank》。专辑也包括大姐Josepha的标志性名曲,《魔笛》里夜后的《地狱之火》和一支德语咏叹调,以及小妹Konstanze(也就是后来的莫扎特太太)的两支曲子。喜欢听炫技的,可去欣赏小师妹亮出大杀器的《地狱之火》。听闻她已登台演过两次夜后,并获得赞誉,可谓另辟蹊径的清秀型夜后。个人认为,德维妹子唱腔清丽脱俗,夜后那种疯狂蛮横,她轻量级声线还是略hold不住,这东西还是要让彪悍的戏剧花腔女高来(最好是德奥系),才镇得住河山。

专辑的最后,在圣洁的C小调弥撒后,有一条暗轨,收了莫扎特一支不常被演唱的小曲,就是传说中他遭Aloysia冷遇后的赌气之作,此曲歌名不雅,内容三俗,没几个女高音愿意唱。小师妹破例演唱,也不太合适就是了——请自行想象她的严肃脸。

总的来说,这张专辑的曲目显现了德维耶各个方面的优点。从高音、花腔、弱声的展示,对歌词的理解,乐句的把握,到她用声音做角色塑造和戏剧表现能力。所以曲子也囊括了各种,从Aloysia娟秀又富有戏剧性的《Vorrei spiegarvi》,精彩优美的《Alcandro io confesso》,到Josepha极尽炫技的《地狱之火》,到Konstanze水波不兴的视唱曲,德维耶都唱出了不同的声音形象。

也因此让人对这位优秀的女高击节赞赏。

Sabine Devieilhe, by Marc Ribes

Sabine Devieilhe, by Marc Ribes

这位来自法国西北城市卡昂的姑娘,2011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巴黎音乐学院,一毕业便在普罗旺斯歌剧节暂露头角。她如今才30岁,未来定是前途无量。在法国,很多人说她是娜塔莉·德赛的接班人。总拿她跟娜塔莉·德赛比,对这位年轻女高有些不公平。她们确实同属花腔女高,演唱的角色和曲目大多相同,也恰巧都外形娇小玲珑,但德维耶已明显有自己的风格,无论是唱腔,还是台风。

德维耶近几年的进步很大,参演了不少全剧,从配角唱成主角,从巴洛克唱到轻歌剧,从《拉克美》,《魔笛》,到《梦游女》,并将从亨德尔的《时间与启蒙的胜利》,唱到奥芬巴赫《霍夫曼的故事》。我真心希望她多唱一些古典和巴洛克剧目。作为抒情花高,她拓宽戏路是无可厚非,去唱美声剧也好,唱戏剧花腔角色也罢,都好,但她的最强项,也是最美之处,我认为,仍在抒情曲目,那真是当得起绕梁三日这几字。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歌与剧.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