愧对2015,唱片只能十之一二

这一年各种混乱和忙碌,对唱片也是疏懒,并没有听太多新片。豆瓣上做了记录的还不到20张,在spotify有一些,没记就过了,侧面说明,也没有被impress到。所以我就没有年度十大唱片了。

只记两张。

2《丘比特你看 – 维瓦尔第协奏曲及康塔塔选》

cupido-tu-vedi

Cupido tu vedi

(CD曲目之一:G小调笛子协奏曲RV439,《夜》)

这是一张2010年录制的唱片,全意大利班底,由来自罗马的小型古乐团Accademia Ottoboni加女高音Raffaella Milanesi演绎。选曲很好,三个协奏曲三套康塔塔,有热门,有冷门,多数是冷门。Accademia Ottoboni使用着历史乐器,演绎有恰到好处的感性,听来很当代。Milanesi的音色,我个人觉得,高音比较单薄,去唱某些歌剧难免略略出现力有不逮的情况,但这几套康塔塔合了她了,可以收放自如,浓淡相宜。Accademia Ottoboni在古乐团里没有大红大紫,也有点奇怪。不能得到唱片公司的爱,祝福他们继续多些现场演出吧。

唱片封面很有格调,有点中国水墨神韵。

1 《圣马可教堂的圣诞》

christmas-at-san-marco

Christmas at San Marco

也是2010年出的片,Peter Kopp指挥Dresdner Instrumental-Concert,以及Vocal Concert Dresden,SATB里有我欣赏的Gemma Bertagnolli 和 Mary-Ellen Nesi,曲目是弥撒和经文歌。德国人Kopp录过三张威尼斯巴洛克作曲家的宗教音乐作品,都意外地,我得用这个词,sensual,这里不是贬义。合唱本来就很有感染力。也许本来,红发也好,卡尔达拉,加路比也好,接受委约做曲其中的一层用意就是要为教堂吸引教众,让人们感官愉悦,战栗流泪。耳朵不也是通往心灵的道路,之一嘛。

如果我要在荒岛过圣诞,有这张唱片,就可以过了。

听得太少,只能这样。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常想一二,在间歇里,在音乐里得到片刻欢愉,就是上天赐福。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歌与剧.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