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歌与剧

备份:《凯旋的尤弟德》,一场独唱音乐会以及被放弃的录音

按:原帖2015年以豆瓣日记发布,插入的视频为土豆视频链接。优酷土豆合并后,许多视频被地理屏蔽,包括此日记中链接的视频,不得已从土豆上转存下来发到油管,这里再存一个日记备份,并加入油管视频链接,按图可链接。 2018年11月5日补记

Posted in 歌与剧 | Comments Off on 备份:《凯旋的尤弟德》,一场独唱音乐会以及被放弃的录音

江山代有才人出(下)

上回说到法国新晋女高德维小师妹,让我想到一个话题,在声乐和歌剧舞台上,我们不能一直只听施瓦茨科普夫,或德拉卡萨,或萨瑟兰爵士,她们确实是美好,但她们的美好已如琥珀,凝固在过去的时光中。音乐应该是活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当下的、鲜活的演绎,才能把这美好持续下去。于是我斗胆推介几位我欣赏的,风格各异的,声乐舞台上的后起之秀,以古乐为主,以八零后为界。 Christiane Karg,克里斯蒂安·卡格 Christiane Karg来自德国巴伐利亚,是汉堡歌剧院和法兰克福歌剧院的驻唱女高,除了是德国主要歌剧舞台的常客,她也在欧洲名院和各大歌剧节演出,包括米兰斯卡拉,维国歌,伦敦ROH,Glyndebourne歌剧节、萨尔茨堡歌剧节、爱丁堡艺术节等等。

Posted in 歌与剧 | Comments Off on 江山代有才人出(下)

江山代有才人出(上)

是不是每个女高,都要去录张莫扎特?这是我这两年的口头禅,因为但凡我开始欣赏某女高,去找她们已出版专辑,十有八九会有一张莫扎特,有点儿成了套路。 近两年开始红起来的法国年轻女高萨宾·德维耶,也出了一张莫扎特。这并不是德维耶的第一张CD,她的首张个人专辑是《Le grand théâtre de l’amour》(爱之大戏),收录法国巴洛克歌剧大拿Jean-Philippe Rameau(让·菲利普·拉莫)的咏叹调们,好评如潮,推出后即获2014年法国金音叉奖(最佳巴洛克声乐专辑),德国回声音乐奖(最佳新人),2015年底,就出了这张莫扎特。 新人走到了老路上? 那就不能简单跟风了。做这个专辑,主创们还是下了功夫的。主创人员即是德维耶与夫君Raphael Pichon,他们两口子当然希望自己的专辑,能在女高音们人手一份的莫扎特咏叹调集里独树一帜,突围而出。

Posted in 歌与剧 | Comments Off on 江山代有才人出(上)

老斯卡拉蒂两套康塔塔的一些背景(译)

十七世纪末,罗马风气渐转沉闷,在来自威尼斯的教皇亚历山大八世治下一度繁荣的歌剧,进入了自我审查的萧条期。1697年,教皇依诺增爵十二世下令拆除了托第诺纳剧院,两年后,他停止了卡普兰尼卡剧院的音乐会。 在罗马讨生活的作曲家和歌手们感觉形势严峻,被迫纷纷离开教皇城,到别处寻求资助。他们或远走他乡,或去佛罗伦萨,投靠美迪奇家的费尔第南多亲王,或去西班牙总督掌权的拿坡里,那里仍有丰富多彩的音乐生活。

Posted in 歌与剧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老斯卡拉蒂两套康塔塔的一些背景(译)

愧对2015,唱片只能十之一二

这一年各种混乱和忙碌,对唱片也是疏懒,并没有听太多新片。豆瓣上做了记录的还不到20张,在spotify有一些,没记就过了,侧面说明,也没有被impress到。所以我就没有年度十大唱片了。 只记两张。 2《丘比特你看 – 维瓦尔第协奏曲及康塔塔选》

Posted in 歌与剧 | Comments Off on 愧对2015,唱片只能十之一二

双11节讲两个歌剧故事

正歌剧(opera seria)就喜欢讲道德故事,放年轻的时候我一定对它没啥兴趣。 抄一句书: 正歌剧具有严肃的情节、高贵的历史题材和以咏叹调为中心的音乐特征;其戏剧的本质是展现真正的人生悲剧,是专门为音乐而作的戏剧。 ——《解读18世纪意大利歌剧咏叹调》 但我不是年纪越来越大了么,慢慢就喜欢上了这东西。18世纪正歌剧剧本中,不乏很差劲的说教故事,狗屁不通的故事,但也有出人意表的,让人慢慢回味的。譬如下面前两篇配图取自的剧,亨德尔《Alcina》和莫札特《Mitridate》。 单说里面爱情这条线。

Posted in 歌与剧 | Tagged , | 3 Comments

听Véronique Gens《埃及艳后之死》现场

离开演还有五分钟,我在座位上感到有点尴尬。星海音乐厅不大,目测一千多个座,上座率大约只是过半,楼座几乎没人,冷气开得足,更让人觉得心灰意冷。 观众们也许不熟悉作曲家拉威尔,柏辽兹或者布索尼,让斯更可能没听说过。而广交和星海的推广作为,就是不作为。直到当晚,外墙大屏幕上跳动的是儿童节音乐会和李云迪音乐会的画面,即将进行的节目却全无踪影。 作为法国一流的抒情女高音,出色的巴洛克和古典声乐曲目演绎者,维罗尼克•让斯的声誉和造诣都很高,在古乐听众中声名远播。这次首度来华,并没有做成独唱音乐会,只是在交响音乐会中做一个客串演出,真是令人遗憾。这种安排的前因不得而知,而演期正撞上欧美两位次女高在北京和广州的演出,后果就是,听者寥寥。 禾秆盖珍珠,要听的人哪怕坐着飞机火车也会赶来听。我开始是没想到的,没想到让斯真的会来中国,更没想到会到广州。但她确实来了,来唱一套《艳后之死》。

Posted in 歌与剧 | Tagged , , | Comments Off on 听Véronique Gens《埃及艳后之死》现场

挖掘复兴 功不可没

这是Decca在2001年推出的唱片,那时芭托丽已经出名。格鲁克的意大利歌剧,除了《奥菲欧与尤里迪茜》,别的作品演录寥寥。在凭借自己的名声和力量挖掘复兴巴洛克和早期古典时期声乐作品这件事上,芭托丽确实有贡献。她也一直对这事有兴趣,所以有了后来的老萨,阉伶群,斯苔范尼,但老萨那张不怎么成功…… 我没买到实体碟,是在罗刹网站上下的,细心的上传者还扫瞄了小册子。 这小册子做得很用心,介绍了选曲的原则:全部取自格鲁克谱曲的梅氏剧本。在首页配上了一首梅氏的十四行诗。Claudio Osele为其写了介绍文章,题头引用了梅氏和格鲁克不同时代的信件,表达同一观念:音乐须为诗歌服务。音乐服从内容,这也是格鲁克后来的改革中一贯持的观点。我认为,他反的是夸张的、炫技的、形式凌驾于意义的正歌剧,但并不反梅氏,梅氏也一直把自己的诗放在音乐之上的:

Posted in 歌与剧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挖掘复兴 功不可没

有志不在身高

今天读到一篇巴伐利亚女高音克里斯蒂安·卡格(Christiane Karg)今年7月的[长访谈],主要是谈在伦敦上演的拉莫的歌剧《Hippolyte et Aricie》,也说到其它。提起之前那张《Amoretti》的选曲,她说: “我觉得莫扎特早期剧的曲目很有意思,那些咏叹调啊,真的很重手笔:动辄长达九、十分钟,简直象音乐会咏叹调了。我想录这些咏叹调,我真心喜爱(歌剧《彭特国王米特里达特》里)西法莱的咏叹调《远离你,我的爱人》,它是我的最爱之一。我很想在唱片里录一次,因为我不可能在舞台版里唱,西法莱是一个男的,我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太微型了,不可能在舞台上唱男角。” 妹纸你开玩笑吧?没见Anna Bonitatibus也经常唱裤角咩?别被那些瑞典大个子吓着。再说,就算观众们忘了Achior也没忘了Aci呀,对着巨大的夏姨,高瘦的假鹿,你不也没怕过吗…

Posted in 歌与剧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有志不在身高

莱格伦齐《朱斯蒂诺》笔记

查士丁一世头像币

吉本在《罗马帝国衰亡史》第四卷里提到过阿纳斯塔修斯和查士丁,对这两位语气颇为不屑。他说:

“西罗马帝国衰败后的五十年间,登上君士坦丁堡王位的芝诺、阿纳斯塔修斯和查士丁一世这几位皇帝,名声黯淡,治国也无建树,要待查士丁尼一世继位后才能重振声威”(第三十九章第一节)。

“在接连两朝治下,那个幸运的农民财富与荣誉日隆,他的几次险处逃生,后来都被形容成守护天使对王者的护佑”,

“查士丁在六十八岁时登上了拜占庭帝国的皇位,倘若他真是自己执掌政事,在他在位的九年中,推举他上位的臣民将无时不刻面对自己的错误选择。与狄奥多里克相似,他也是个文盲。值得一提的是,在一个并非学识匮乏的时期,居然同时出了两位目不识丁君主。然而查士丁的天赋远不如那位哥特国王:行武的经验不能使他胜任治理帝国的职责,虽然他本性勇武,但深知自身弱点,难免令他行事犹疑,猜忌和多疑。” (第四十章第一节)。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歌与剧 | Tagged , , , , | Comments Off on 莱格伦齐《朱斯蒂诺》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