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歌与剧

听阿黛尔在2022年独自谈《烧女图》

除了赞美和赞美,主持问了四个问题,怎样与Celine的合作;怎样在克制和耐心的节奏下制造出极大的张力;形象,历史布景和服装,怎样重现过去;如何找到新的语言和身体语言,在银幕上表达新的想法。映后分享50分钟的全长,从第16分开始观众提问。观众提问部分是越谈越延伸,越谈越激动的时段。

Posted in 歌与剧 | Leave a comment

三刷《燃烧女子的肖像》

今天去州立艺术馆再刷了《烧女图》,将近三年后,第三次在大银幕看它。 已熟悉的sequences,了然于心的故事,今日再刷,仍能有新所得。电影院仍然是真正能体会此片的地点。

Posted in 歌与剧 | Leave a comment

比利时皇家歌剧院的Lucio Silla

曾经截过这段,再看还是觉得好变态…… 男二Cinna,斯洛伐克女高Simona Saturova,乍眼一看,背面穿普拉达的恶魔梅姨,正面欧版叶德娴,潇洒。

Posted in 歌与剧 | Leave a comment

重听Mitridate

昨天购入数码版明老大2021年的《Mitridate》,一开始居然停不下来,一口气听完。   十多年前首次看萨尔茨堡舞台版,把《Mitridate》植入我脑海,一个它一个《La Clemenza di Tito》,是我进入歌剧世界LGBT空间的9¾站台。现在回想才意识到,它们恰巧是莫扎特的第一部和最后一部正歌剧。 感谢萨尔茨堡节当年把22部莫剧搬上舞台并录制发行的M22计划,有了视觉表现,让更多人易于入门歌剧。西法莱那支《Soffre il mio cor con pace》成了我多年未变的(直到被炸号)微博签名和网站副标题。

Posted in 歌与剧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重听Mitridate

登山健将李斯特之争霸维涅马尔峰

  1838年8月7号凌晨两点,老李在向导陪同下,把裙子扎在腿上,开始登山,下午1点多登顶比利牛斯山脉的第二高峰,海拔3,298米的维涅马尔峰。在长达10个小时的攀登期间,她曾感乏力、呕吐,但确实是第一个完成登顶的游客/外来者。下山后到另一侧的营地与沃克小姐汇合。

Posted in 歌与剧 | Tagged , | Comments Off on 登山健将李斯特之争霸维涅马尔峰

备份:《凯旋的尤弟德》,一场独唱音乐会以及被放弃的录音

按:原帖2015年以豆瓣日记发布,插入的视频为土豆视频链接。优酷土豆合并后,许多视频被地理屏蔽,包括此日记中链接的视频,不得已从土豆上转存下来发到油管,这里再存一个日记备份,并加入油管视频链接,按图可链接。 2018年11月5日补记

Posted in 歌与剧 | Comments Off on 备份:《凯旋的尤弟德》,一场独唱音乐会以及被放弃的录音

江山代有才人出(下)

上回说到法国新晋女高德维小师妹,让我想到一个话题,在声乐和歌剧舞台上,我们不能一直只听施瓦茨科普夫,或德拉卡萨,或萨瑟兰爵士,她们确实是美好,但她们的美好已如琥珀,凝固在过去的时光中。音乐应该是活的。长江后浪推前浪,当下的、鲜活的演绎,才能把这美好持续下去。于是我斗胆推介几位我欣赏的,风格各异的,声乐舞台上的后起之秀,以古乐为主,以八零后为界。 Christiane Karg,克里斯蒂安·卡格 Christiane Karg来自德国巴伐利亚,是汉堡歌剧院和法兰克福歌剧院的驻唱女高,除了是德国主要歌剧舞台的常客,她也在欧洲名院和各大歌剧节演出,包括米兰斯卡拉,维国歌,伦敦ROH,Glyndebourne歌剧节、萨尔茨堡歌剧节、爱丁堡艺术节等等。

Posted in 歌与剧 | Comments Off on 江山代有才人出(下)

江山代有才人出(上)

是不是每个女高,都要去录张莫扎特?这是我这两年的口头禅,因为但凡我开始欣赏某女高,去找她们已出版专辑,十有八九会有一张莫扎特,有点儿成了套路。 近两年开始红起来的法国年轻女高萨宾·德维耶,也出了一张莫扎特。这并不是德维耶的第一张CD,她的首张个人专辑是《Le grand théâtre de l’amour》(爱之大戏),收录法国巴洛克歌剧大拿Jean-Philippe Rameau(让·菲利普·拉莫)的咏叹调们,好评如潮,推出后即获2014年法国金音叉奖(最佳巴洛克声乐专辑),德国回声音乐奖(最佳新人),2015年底,就出了这张莫扎特。 新人走到了老路上? 那就不能简单跟风了。做这个专辑,主创们还是下了功夫的。主创人员即是德维耶与夫君Raphael Pichon,他们两口子当然希望自己的专辑,能在女高音们人手一份的莫扎特咏叹调集里独树一帜,突围而出。

Posted in 歌与剧 | Comments Off on 江山代有才人出(上)

老斯卡拉蒂两套康塔塔的一些背景(译)

十七世纪末,罗马风气渐转沉闷,在来自威尼斯的教皇亚历山大八世治下一度繁荣的歌剧,进入了自我审查的萧条期。1697年,教皇依诺增爵十二世下令拆除了托第诺纳剧院,两年后,他停止了卡普兰尼卡剧院的音乐会。 在罗马讨生活的作曲家和歌手们感觉形势严峻,被迫纷纷离开教皇城,到别处寻求资助。他们或远走他乡,或去佛罗伦萨,投靠美迪奇家的费尔第南多亲王,或去西班牙总督掌权的拿坡里,那里仍有丰富多彩的音乐生活。

Posted in 歌与剧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老斯卡拉蒂两套康塔塔的一些背景(译)

愧对2015,唱片只能十之一二

这一年各种混乱和忙碌,对唱片也是疏懒,并没有听太多新片。豆瓣上做了记录的还不到20张,在spotify有一些,没记就过了,侧面说明,也没有被impress到。所以我就没有年度十大唱片了。 只记两张。 2《丘比特你看 – 维瓦尔第协奏曲及康塔塔选》

Posted in 歌与剧 | Comments Off on 愧对2015,唱片只能十之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