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乱评

洪导演的最爱:在小酒馆

《北村方向》(2011)是很难复述的,看似重复又重复的下雪天,喝酒、聊天、喝酒、聊天。生活中的美好、向往和虚妄,也全在这里了。很风格化的作品。看时尴尬莫名,看完之后马上想再看一遍,结尾神来之笔。黑白电影里的雪太美。 洪尚秀电影里的女性通常比男性聪明和敏感,美丽就不用说了。男二神似梁家辉。

Posted in 乱评 | Comments Off on 洪导演的最爱:在小酒馆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漂远方

如果跳过洪尚秀的上一部作品——实际上很容易这样做,因为本片和上一部电影的联系不紧密——直接看《独自在夜晚的海边》(下称《独自》),它可以被当作洪再上一部电影《这时对,那时错》(下称《这时那时》)的续篇。同一位主演,延续的故事线,只不过女主的身份略有改变,从美术工作者变成了电影演员,但,也都在艺术这个大门类下。 《独自》换了叙事角度,从《这时那时》的主要是男方的视角,变成了女方视角。

Posted in 乱评 | Tagged , , , , , | Comments Off on 怀着冷却了的心窝漂远方

秋季吃瓜喝酒洪老师微型电影节

   一路没怎么看韩国电影的我今年夏末秋初知道了作者导演洪尚秀,颇为受落他自恋自嘲的quirky路数,最近两个周末把他的片子找了几部来看,同好或不好欢迎来倾/唠嗑/歪楼/吐槽。 选了四部,《这时对那时错》,《我们善熙》,《自由之丘》和《哈哈哈》。

Posted in 乱评 | Tagged , , , , , , , , , , | 1 Comment

寒夜里看雪飘过

这是一个沉闷的故事,而且还讲了两次,情节很简单,一个中年导演出差时有一个空闲无聊的下午,偶遇一位文艺女青年。这位名叫咸春洙的导演,被画画的尹希静吸引,从搭讪到参观工作室到共进晚餐到晚上去希静的朋友家做客。第二天他们作别。 就是这样。 然而,如果有足够的耐心看完第一遍,我觉得,你有可能去看第二遍,也许会觉得趣味横生。确实这故事讲了两遍,乍看是重复,也没有惊天动地大反转,却因为细节的不同,有着不同质感。就像第二版开头,寺庙的场景看起来一样,只是多了阳光。

Posted in 乱评 | Tagged , , , , , , | 4 Comments

两支主题曲

最近收了韩国电影《小姐》(The Handmaiden)原声大碟,颇为欣赏。配器加入了笛子、响板、竖琴等,带出引人入胜的民族风,令人想起《聂隐娘》的星光照旷野,百步见人之境;一些悬疑、奇幻的段落也写得有氛围,还改了一支拉莫的《铃鼓舞曲》放进去,略显奇情。采用小编制的室内乐队演奏,我很受落。这套曲子的核心,对我来说,还是这两支: 淑姬的主题,自由的主题:   秀子的主题,爱的主题:   作曲曹英沃,演奏Kammersolisten der Deutschen Oper Berlin,Polish Quartet of Deutschen Oper Berlin,指挥李英七。 这两支曲子标题上划分了一下,其实互为表里。《My Tamako, my Sookee》标题是淑姬,也可解做秀子眼中的淑姬,是秀子对勇气、自由的投射。《You must be a natural》说的是秀子,一个旋律,被复述,由低到高,从大提到中提到小提,缓慢地回旋上升,犹如月之暗面慢慢转明,犹如认知渐渐清晰,种子从黑暗的地下破土,是爱。在轻快明朗的另一主题里,大提琴组也在衬托呼应,如影随形。在我看来,打破历史、地域、阶级的限制,撇开宣淫与反宣淫,原著《Fingersmith》的精神内核,即是自由与爱。两曲对应,缺一不可。正如爱情可贵,自由价高,皆不可抛。

Posted in 乱评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两支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