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未分类

再见独角兽

初次遇见淑女与独角兽(La Dame à la licorne),是2011年底在巴黎五区的克鲁尼博物馆(国立中世纪博物馆)参观时。现在我也记得那是个寒冷的上午,博物馆内部很暖。克鲁尼和左岸的很多建筑一样年岁悠久,空间封闭,内部也较为狭小,恰巧碰到有一个当地学生团在参观,有点拥挤。 简单粗暴地说,这是一系列六幅挂毯,画面大同小异,是淑女和独角兽和狮子,还有一些小动物。每幅挂毯上,淑女和独角兽和狮子的神态动作都不相同,如果仔细看,淑女也并非同一位淑女。关于这六幅挂毯画的内容,几百年来考证和诠释众多,长篇累牍,我就不鹦鹉学舌了。站在它们面前,你就能体会其气势和种种奇异的妙处。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再见独角兽

“世界上最孤独的那只鸟死了”

死在它爱慕的石像脚下。 遥想有一天,一人踏足孤岛,生活在一群假人当中,并不自知。 上周末在报纸上看到的一篇报道,一个小故事。这几天总是想起,顺手记下。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on “世界上最孤独的那只鸟死了”

《指匠》中文版终成书

十三年前有幸初读Fingersmith,我眼见它从不大的读者圈,走上电视屏幕,直至走上大银幕,我也因书之缘结识了同好。华老师给世界带来精彩的故事,我愿尽微薄之力,把它推介给中文世界的读者。 十二年前凭着喜爱和热情,先为BBC剧集听译了中文字幕,然后在论坛上动笔开译,其间收到同好评论,是切磋更是鼓励,只是毅力未够,译了两章就放下了。直至三年前,接受当时还任职文景的编辑默音之邀,决定翻译全书。接下任务后也曾焦虑:这样一本大部头,业余时间每晚零敲碎打,几时才能完成? 玩笑话:为了爱。说出来就不是玩笑,坚持即是胜利,隧道总有尽头。八个多月、三十五万余字后,译文终于完稿。 交稿一年多近两年,书终于面世。10月16日,拙译中文版在各电商书店上架。谢谢@世纪文景,也感谢先后参与工作促成此事的@默音漫游号 @海上的亚德里安 以及为中文版精装书最终画上句号的@A姑娘的布小姐​​。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 Comments Off on 《指匠》中文版终成书

中老年朋友

父母年事渐高,身体也随之出现各种各样毛病,父亲尤甚。近来我手头多了些自由时间,就陪陪老爹,除了陪他去例行见医生,也参加锻炼/自然疗法活动。开始以为只是奉旨行事,做好了无趣的心理准备。 认识了一批中老年朋友。不是跳广场舞或打麻将的朋友,我也不是觉得广场舞麻将什么的有啥不对,而是,这些朋友比广场舞有趣。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on 中老年朋友

在旺角听巴赫

能在香港听复古乐器演奏的巴赫康塔塔,而且是本地乐团,是件开心事,一定要去支持一下。在脸书上看到消息的当天我就订了票。当时也没仔细看演出地点,以为是去过两次的金钟后山坡上那间教堂。到了演出的前一天,定睛一看,才发现这间圣公会诸圣座堂是在旺角。 完全不熟悉的地域,在地图上查了一下,附近的街名真有趣:白布街、黑布街、染布房街。脑子里立马出现了染布作坊以及布匹商号的画面…… 当日下午早早出了门,毕竟很久没去油尖旺。2号正值黄金周,旺角的街上的游客却没有我想象中多。找到这教堂,其实在窝打老道边上,与弥敦道有一点距离,也因此闹中取静。附近两条街上是一些食肆、小酒吧、甜品店和住宅楼,与街名早已无关。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on 在旺角听巴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