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Archives: Lang

湖里捞船

电影《Tell it to the bees》放出第一条片段。看完一个字,甜。 想了一下,如果我是去湖里捞船那位,回来后一定会被骂“那么冷的水你下去找死吗”,然后一起打儿子。然而现实中我并没有儿子,也因此不会出现给孩子捞船这类麻烦事。 不,主要还是觉得,出去野个餐,看山看水看看人就好,加个熊孩子好烦。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又续一年

中文社交网络流行过的一句话是,“我为(  )续一秒”,这空格中有时是蛤,有时直接省略,说的是谁,就为长者讳了。但我想说的不是蛤,我就是想起这句话,一比之下,自己的时间感被拖延拉抻了,非常的不符合这个以秒计时的年代。 网站服务到期,我今天又续了一年,以年计。 博客早已不属于这个社交网络为王移动终端为主的时代,还有谁在写博客呢,大半是早期上网者,70后和一部分80后,更得也不勤。前一段听说网易博客停止业务了,没人更新,没有粉丝/关注者,基本就是判了死刑。 我是更得十分地不勤快,令人羞愧的几个月一篇,但还是续了。社交网站快、碎、爽,但总是觉得有个地方写博客心里踏实,就是可以躲起来慢慢写,不会有即刻看转赞评的念想。 就是这样。  

Posted in 未分类 | Leave a comment

她待生活以微笑,生活待她如狗

前几天读的《贫穷的质感》记忆犹新,这部电影适逢其时地仿佛为文章做了影视呈现。 它是关于the working poor,有工作的穷人。他们辛勤劳作,在失业的边缘挣扎求存,却不堪贫病一击。 故事发生在罗马,永恒的城市罗马。女主角艾丽(Eli)是咖啡馆服务生,她每天在罗马市中心的咖啡馆和单程通勤需要两个小时的家之间奔波。清晨四点半起床,夜晚十点后到家,每周六天半,披星戴月。她有失业的丈夫和四个孩子要养,丢工作是不敢想的。

Posted in 乱评 | Comments Off on 她待生活以微笑,生活待她如狗

再见独角兽

初次遇见淑女与独角兽(La Dame à la licorne),是2011年底在巴黎五区的克鲁尼博物馆(国立中世纪博物馆)参观时。现在我也记得那是个寒冷的上午,博物馆内部很暖。克鲁尼和左岸的很多建筑一样年岁悠久,空间封闭,内部也较为狭小,恰巧碰到有一个当地学生团在参观,有点拥挤。 简单粗暴地说,这是一系列六幅挂毯,画面大同小异,是淑女和独角兽和狮子,还有一些小动物。每幅挂毯上,淑女和独角兽和狮子的神态动作都不相同,如果仔细看,淑女也并非同一位淑女。关于这六幅挂毯画的内容,几百年来考证和诠释众多,长篇累牍,我就不鹦鹉学舌了。站在它们面前,你就能体会其气势和种种奇异的妙处。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 , | Comments Off on 再见独角兽

“世界上最孤独的那只鸟死了”

死在它爱慕的石像脚下。 遥想有一天,一人踏足孤岛,生活在一群假人当中,并不自知。 上周末在报纸上看到的一篇报道,一个小故事。这几天总是想起,顺手记下。

Posted in 未分类 | Comments Off on “世界上最孤独的那只鸟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