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24埃绍特庄园 · 四 ·尾声

希布顿庄园,水彩

希布顿庄园,水彩

5月29日  星期六

9:00 – 12:00

6点醒,但好像没有休息过来的感觉。睡了个回笼觉,9点差10分再醒来,从昏沉沉的睡眠中起身,人无精打采,倦怠,发烧,身体不舒服。没去查看热刺,只把燕麦和水留在马槽里,站着和杰克曼说了一会话。9:35进屋,10:30下楼早餐。没胃口吃饭,可能我看起来也状态不佳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译文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1824埃绍特庄园 · 三

Esholt Hall 1908

1908年的埃绍特庄园

5月28日  星期五

6:00 – 11:50

6:55到 8:45和麦小姐在一起。 “擦洗,穿戴了一半,就是在干净内衣外穿上大衣,戴上帽子,去找麦小姐。半躺着,起身子在她身边俯看她。我从来没见过任何人在这么早的清晨象她这样令人愉悦的一切都整洁、美好、怡人。我和她和善聊着,希望她今天出行顺利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译文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1824埃绍特庄园 · 二

Jubilee Clock - Otley

Jubilee Clock, Otley by Allan Radcliffe

5月27日,星期四

6:15 – 2:10

“我穿上衬裤,法兰绒背心,黑色棉纱衬裙收腰大衣,戴上河狸帽,去了楼下的厕所”。

6 :45 去找麦小姐,靠在她的床沿,呆到 8:15。“我很快发现自己没做错。我的态度充满善意和热情,却又带着一种高度尊敬必然产生的温柔和距离”回到我房间时,刚好Henrietta Crompton小姐来了,于是就去了她房间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译文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1824埃绍特庄园 · 一

Esholt Hall 旧明信片

埃绍特庄园,旧明信片

星期三 5月26日

8:10 – 2:10

给热刺喂了燕麦和水,8:55回房间(昨晚睡得太晚,所以今天起这么晚)。9:50下楼吃早餐。和工人们呆了一小会,11点前送姑姑上马车离开。然后11:30开始读信,Maclean小姐(从哈罗盖特!!!)的*和Henriette Crompton小姐(埃绍特)的信,后者邀我去那里去见见Maclean小姐。她父亲和妹妹昨天下午 3 点左右到的。我应该昨天收到 Crompton小姐这封信啊。给我的惊喜太大了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译文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意大利之夏1827

Going to Italy互动页面

意大利之夏1827。安·李斯特作为旅行者的一面,比她作为女同性恋者的一面探讨得少得多。身为极少数女性主动旅行者,即,不是作为丈夫的附庸而是按自己的计划出门旅行,李斯特留下的旅行日记是有趣的,也很有对照观察的意义,从1828年的苏格兰之旅可以看出。

在志愿誊录者的协助下,意大利网友做了一个“李斯特与意大利”博客,详细讲了1827年7月到8月的李斯特意大利之旅。此行她是与巴黎的老朋友Barlow太太(知道李斯特日记的人知道她是谁)及其女儿同行,历时一个月零五天。从地图看,行程集中在意大利北部。在“李斯特与意大利”博客里,博主专辟出一个栏目讲威尼斯,李斯特在威尼斯只停留了5天,却跑了38个景点,非常搏到尽,非常李斯特了。

她去了圣贝内迪托歌剧院(现已不存)听了一场冈多尼的剧,一个半小时多点,我估计大概是喜剧,评论颇不以为然:“就是个女扮男装的闹剧,幕间间奏曲好听”。

她也去了凤凰歌剧院,“可容纳三千观众,有五层楼座,视听效果很好,但长时间不用,脏兮兮”[允悲]

网友的互动地图做得很好,有图有日记,读起来不觉得累。推荐。

Posted in 未分类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意大利之夏1827

高山流水遇知音 苦于没有青冥剑

p6253276

I, the worst of all (1990) 剧照

《我,所有之中最坏》不是太观众友好,节奏缓慢,布光偏暗且无外景,这些都不是最赶客的,最赶客的是它的历史背景和语言,如果没有足够的耐心和时间越过门槛,你是不会觉得它有意思的。我是被劝退过,又回去重刷的人。

这是一部关于巴洛克时期拉丁美洲最重要的女学者,诗人、作曲家、哲学家胡安娜·伊内斯·德·拉·克鲁兹(Juana Ines de la Cruz)(1648-1695)的传记片,取的是宗教审判事件及前后横切面。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乱评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高山流水遇知音 苦于没有青冥剑

还要什么自行车

单为Bibi Anderson也值得一刷

单为Bibi Anderson也值得一刷

在看了冷硬烈性的匈牙利女子(《Egymásra nézve》(1982))和为赋新词强做冤鬼的法国女子(《Les Biches》(1968))后,看1979的荷兰电影《Twice a woman》就有拍案惊喜的效果。

低地国领世人之先的开放风气果然不是盖的,Bibi Anderson果然气质超群。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乱评 | Tagged , | Comments Off on 还要什么自行车

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Abigail_horse_riding

The world to come (2020) 剧照

两位女主非常好,化学作用气贯长虹,抵御暴风雪。 我不反对画外音,从头到尾画外音直接搬字过纸是偷懒,想想编剧之一是短篇小说的原作者先生,肯定是舍不得改。导演摄影两位主演都尽力了,原料如此,巧妇难为。令人扼腕的是,说一千道一万的绝世之恋,还是落到那只“我无能为力”的杯具中,想象代替不了一切,只留下酸涩的反高潮。其实她只需要一本9毛钱的地图册,一匹马。一支来福枪。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乱评 | Tagged | Comments Off on 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

岛主之女的终章

在2021年1月,一百九十年后,被日记誊录者们发掘出来

1831年1月,李斯特收到Sibella的妹妹Breadalbane的信,得知Sibella斯人已逝,生前烧掉了所有的书信,唯独留下李的信,并嘱咐妹妹把自己仅有的值钱之物,一只表,转送给李斯特。李斯特在日记里写下了非常悲伤的一页。

誊抄者推文

誊抄者推文

Posted in 译文 | Tagged , | Comments Off on 岛主之女的终章

《天王星上一间房》序,中译

保罗,

你问我能否为你作序时,我们就在那间公寓里,当时那是你在巴黎市中心的住处。你的住处总是像修道院宿舍一般,一张书桌一台电脑几本笔记,一张床,床边一摞书。到你的住处而没有去我的住处,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你是我此生共度时光最多的那个人。这种从熟悉到陌生的转变,对我仍感觉成迷,它是从愉悦到痛苦的半路,它可能两者皆有,它一定是念念不忘。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译文 | Tagged , | Comments Off on 《天王星上一间房》序,中译